言情阁 > 农女芊芊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亲自找人

第二百三十三章 亲自找人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杜祺王管事很是气恼。

    当初就是这个人,比茅坑里面的石头还要臭还要硬,给了那么多好处,硬是不愿意帮他,后来挖他却也千味居也不愿意,说什么不能背叛百香楼,啊呸,自己是老爷子唯一的儿子,这算是背叛吗?

    让他跟着自己这是看得起他,不知好歹的东西。

    王管事脸上露出标准的笑容,语气也很恭敬:“老奴自是不会忘记自己的本分的。”

    “哼,你很好。”没曾像被这个狗奴才暗讽,看着那张恨不能撕烂的笑脸,杜祺气恼之余,又无可奈何,他感觉好似一拳打在棉花上,只得冷冷的看着王管事。

    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王管事觉得自己可能已经身中数刀,哦不,千刀万剐。

    他笑呵呵道:“多谢公子夸奖,老奴也这么觉得,”说完,好像想到了什么,接着补充道:“老爷也这么说。”

    “你!”杜祺被这人不阴不阳的态度气个够呛,决定不与对方周旋绕弯,直接道,“杜诺呢?我要见他。”

    王管家一脸为难,抱歉道:“公子,小主子正在忙,应该没有时间。”

    “我是他老子,难道见他一面还要看他乐不乐意?他若就是这么一点出息,这个百香楼也就不用继续开下去了,”他看了一眼上面的招牌,嘲讽道,“早晚都会关门。”

    “公子,抱歉,小主子不是不见您,是他去忙县太爷安排的事情了,”王管事与有荣焉,笑嘻嘻道,“您应该也听到了吧?今天下午县太爷亲自前来送的匾额,能得县老爷的夸赞,这是多大的荣耀啊,主子自然要做一些安排,不然就太对不起县太爷的看中,对不起‘忠义之家’这四个字。”

    他食指朝上指了指,“这些事情的重要性,想必公子也知道,可不能耽搁,公子见多识广,一定能理解的。”

    “你……”杜祺被堵得说不好处话。

    “公子,请问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帮忙吗?”王管事恭敬道,“如果没有,我去忙了。”

    “他在哪里,我去找他!”杜祺咬牙,决定不与这人周旋。

    这人看似没主见好说话,实则最难缠,偏偏还让你找不出错处,就如现在,对方叫自己公子,叫那个小兔崽子却是小主子,孰轻孰重一目了然,每次听到对方这么叫自己,他就觉得讽刺无比,让他恨得不行。

    可偏偏对方从进了百香楼就是这么叫他的,难道要逼迫对方改口?他还要不要脸面了?

    王管事见杜祺油盐不进,也知道对方的性格,只得道:“公子,恕小的斗胆说一句,今日是新皇登基的大好日子,举国欢庆,所有人都有所收敛,就连那些脾气暴躁的,说话都客客气气,生怕闹出什么对新皇不敬惹来杀身之祸。您可知晓,今日县城各处有很多衙门的人,对百姓的一言一行都有所观察了解?您这般冲动,可千万不要被他们的人发现了,到时候……”

    王管事停顿片刻,这才不紧不慢道,“到时候后果可不是您我能承担的。”

    杜祺瞬间哑然,他只想到了今天若是出事,那么肯定会闹大,上面怪罪下来,杜诺那小子和百香楼肯定首当其冲,吃不了兜着走,到时候,谁也救不了。

    可他却没有想过,出了这些事,衙门肯定会严加盘查,闹事的人也会跟着受牵连,尤其还是他主动挑起的。

    杜祺一阵后怕,也幸好自己没有冲动,那些人还没有动手。

    对,那些人呢?也不知道现在在哪做了什么,他要立即让杨大志去与那些人联系将今天的计划取消才行,若是闹出什么就来不及了。

    王管事看着面前的人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却是冒出了细细的薄汗,心下冷笑,他是与这人年纪相仿,也算是看着彼此长大的,对方有几斤几两他是最为清楚,也知道老爷为什么不愿意将酒楼交给他。

    若说还是小少爷的小主子没有经商天赋,那么这个人就是没有脑子了。

    可偏偏还觉得自己怀才不遇,是别人不给他机会,试问,有几个男人对自己的亲生儿子恨之入骨?又有几个男人被耳边风一吹就对自己的亲父亲横眉冷眼觉得全天下的人都对他不好的?

    这些事情本来轮不到自己一个下人说什么,可事情不是这么干的。

    只要一想到老爷被这人气的差点……他就恨不能不分尊卑将人揍一顿,现在能忍耐着微笑以对,这全是看在对方是老爷唯一的儿子的面子上。

    唔,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是小主子的老子,自己不能没有尊卑。

    即使如此,他只要想到这人对老爷对小主子说的话做的事,他就恨得牙痒痒。

    芊芊丫头说的对,即使很得咬牙切齿,也要面对微笑,只有将自己的心思隐藏住了,不被人发现,才能做更多的事。

    王管事见对方沉默,又继续笑道:“公子,那您还要见小主子吗?”

    杜祺隐在袖中的手紧了又紧,最后直接道:“既然他在忙,我就不打扰了。”

    王管事微笑着点头,恭敬道,“那,公子没有其他事,小的就去忙了。”

    “你等等,”杜祺叫住他,“你转告杜诺。”

    王管事标准的微笑还挂在脸上:“请问公子有什么话需要老奴带给小主子?”

    杜祺看到王管事这张假惺惺的笑脸就来气,可他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又担心真的被衙门的人看到,自然不能甩袖子走人,他道,“让那小子今天早点回去,我有事找他。”

    王管事点头笑道:“老奴会一字不漏的带给小主子,不过,”他说着,皱眉,“这两天的事情很多,小主子连休息的时间都不够,估计晚上会留在百香楼。”

    “怎么,连我见他一面的时间都没有?”杜祺已经快要失去耐心,自己已经退而求其次要求晚上见人了,可这狗奴才说的是什么话?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