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平台

言情阁 > 异数定理 > 第九十六章 逃命

第九十六章 逃命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些事情,你不能做,夏吾。”赫胥黎横起手中的长刀:“确实,我敢说自己就是正义,但我知道,有些事一定不是正义。这种人渣,我坑他的话没有一点心理负担,如果

    他因为自然灾害而死,我也可以见死不救,不会有任何的良心不安。”

    “但我惟独无法容忍他被人杀死。”

    “如果有谁要在我面前杀这个人渣,那么我一定会阻止。”

    马克亨纳瑞此时的表情非常复杂,混合了愤怒、委屈与感激。而米氢琳的表情则简单了很多,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你丫疯了吗?”她确实觉得赫胥黎有点不正常。这是毫无必要的事情。马克亨纳瑞参与了奥尔格·刘的实验,并且按

    照夏吾的说法,他亲手安排了许多实验。受害者要求讨还公道是在合理不过的事情。

    倒不如说,“阻止主角报仇”这种事情,本身就容易引来观众的反感,这是很伤人气的事情。

    而在“主角属性”这个概率魔法的作用下,人气低迷,最好的结果也就是不断吃瘪沦为笑料。至于严重的结果……甚至有可能是死亡。

    这不是可以开玩笑的事情。

    马克亨纳瑞这个家伙并不是他们的同伴。按照米氢琳的原始计划,马克亨纳瑞本身就只需要提供思路,让他们推进一段剧情就够了。在“剧情任务”结束之后,她也不打算放过马克亨纳瑞。不管是直接将他杀了,还是带到某个监狱接受制裁,都是之后的事情。可以肯定的是,马克亨纳瑞一定会被做成“失

    踪人口”。

    由于他是在假期失踪的,所以郇山集团对此不需要担负责任,也无法通过合同追溯事情的经过。

    而只要不向马克亨纳瑞询问大康采恩的商业机密,那社会系·概率系复合的版权诅咒也不会触发。

    米氢琳已经把马克亨纳瑞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既然这样,让夏吾将马克亨纳瑞杀掉,也不是不可行的。

    米氢琳努力锁住了自己的这一段思维,不让马克亨纳瑞感受到的同时,将疑惑传递给赫胥黎。

    她真的不希望同夏吾产生任何正面冲突。【这种事情,可不能拿来做交易。】赫胥黎的念头依旧是澄澈无比,没有半份阴霾:【哪怕是马上就要执行死刑的死囚,也不能任由其他人来杀死。除非是自卫,否则人

    不应该杀人。】【这个时候你倒是觉得他是个人类了?】米氢琳快要疯了:【你看到了吗?夏吾已经灭杀了第二个或然神。这个城市,已经进入了一个剧情之中,你无法阻断这个“剧情”

    的!】

    【就算如此……】【就算如此?什么叫“就算”?一个或然神经营了数十年的阴谋,现在就要展开了,而且你刚才也推断出来了,他们其实不需要多少日子。这个时候,我们就应该想办法,

    让这位最有可能成为“英雄”的“主角”去解决一切?这个时候我们最好站在主角的正面。】【就算如此,米氢琳,我也不能容忍将“正义”作为交易的筹码。或许“主角”真的可以解决现在的危机吧?但是,主角就一定是正确的吗?有几个主角不会犯错?有些时候

    ,站在主角的对立面,并不等于站在“错误”的一方。】

    【你……你知不知道啊?引导主角走向正规的导师,是一个高危职业!】【不。】赫胥黎嘴角泛起笑意;【我怎么可能有那么伟大呢?那个高危职业或许是神父吧——对于“冉阿让”来说,“米里哀主教”就是这种角色。我或许只是能够让“主角”

    先生认识到自己“或许有错”的小龙套?】思维的交流比用声带与口腔震动空气交流来得更快。但大脑运转的速度总归是有上限的。两人交流的同时,夏吾已经举起了剩下的那一团带电粒子。它们很快就会化作一

    支长矛,射向马克亨纳瑞。

    夏吾的超自然能力,优先度仅仅是略低于海神对大海的权能。马克亨纳瑞的工程系魔法几乎不可能干涉夏吾的操控。

    阴影缠绕在赫胥黎的长刀上。地上的影线不断的变粗又变细,仿佛是连接着心脏的血管。他没有绝对的把握挡下夏吾的第一招。夏吾对带电粒子的操控能力如果和他对大气的操控能力差不多强的话,那么他除了用绝缘化的影子覆盖马克亨纳瑞之外,几乎没有

    其他可以有效防御的办法。不过,撑过这一击就好了。夏吾的洁癖决定了他在接触污秽的时候意志会被削弱。他多半不会选择用泥土掩埋的策略。那容易将他自己也卷进去——而夏吾现在的状态,

    大概也不容许他采用这样的战术。

    那么……

    “等一下!”米氢琳突然大吼出声:“停!给我停住!”

    夏吾、赫胥黎和马克亨纳瑞都转向了米氢琳。

    米氢琳深呼吸一下,看向夏吾:“夏吾,我问你,你的诉求,是不是‘马克亨纳瑞接受处罚’?”

    “是,而且我主张以‘死亡’进行惩罚。”夏吾现在的语气倒是没有太多的情感色彩:“别看我快要累趴下了,在杀他这件事上,我真的很有动力。”夏吾想要杀死马克亨纳瑞,固然是来自感性面的诉求。但夏吾本人也不抗拒这件事情。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感性面,其实潜藏着自己没有运用过的、本能的精神动力

    。

    简单来说,他的意志力确实快要耗尽了。但是,一想到要杀马克亨纳瑞,他就又有使不完的劲了。

    或许是因为太久不曾愤怒,或许是因为愤怒也没有意义。所以夏吾忘记了愤怒,忘记了这一股情绪的力量。

    但这股力量,确实是可以作为魔法与超自然力量的燃料的。

    夏吾觉得,自己或许可以通过这件事情做一些尝试,让自己重新学会运用自身感性面带来的力量。

    他是一定要杀人的。

    然后,米氢琳再一次转向赫胥黎:“那么,头犬,你的诉求,是不是‘不应该让夏吾杀死马克亨纳瑞’?”

    赫胥黎点了点头:“没有错。任何个体都不应该践踏个体。”

    夏吾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在你的世界观里,一定存在一种‘杀人资格’咯?”

    “不管你怎么想,夏吾。如果你还想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那就不应该杀死人类。”

    米氢琳点了点头:“那么,就简单了呀!”

    她指了指赫胥黎,然后指了指马克亨纳瑞:“你把他杀了?”

    “哈?”“啊?”“诶?”

    三个男人发出三种完全不同的叫声。米氢琳扳着手指头,说道:“头犬你仔细想想,你三个月之前所执行的那个最开始的任务!奥尔格·刘的实验,违反了人类伦理,违反了自然法所能容忍的底线,所有参与者

    都适用于死刑!”

    赫胥黎迟疑的点了点头。

    “他,就是一个参与者,只不过在你们行动的三个月之前,他就已经被开除了。但就算如此,他也长期参加这个邪恶的项目,并且同流合污,践踏他者人权,是不是?”

    赫胥黎再一次点了点头。“然后,我们之所以没法找出每一个参与者,将他们尽数杀死,仅仅是因为我们力量不够——我们无法制裁大康采恩。就算我们不计代价杀死了所有负责这件事的郇山董事

    ,资本的力量也依旧会推动类似的悲剧。这个自金钱之中诞生的怪物可不会在乎区区触须。而这种不计代价的暗杀,反而会引发社会动荡——是不是?”

    赫胥黎还能说什么呢?只能点头。“那么,现在,有一个确认参与过那个罪恶项目的人员,他不止参与,而且在里面有着重要的地位!哲人议会已经对他所属群体的性质做出判断。你可以将它视同死刑犯,且你正好拥有理想国所赋予的制裁者立场——更重要的是……你现在杀他,不会被大康采恩知道,不需要付出代价,不会引发任何的社会动荡。”米氢琳指着马克亨纳瑞:

    “所以,你还在等什么呢?”

    赫胥黎一脸懵逼的看了一眼夏吾。夏吾看了看赫胥黎。

    斗犬确实没有想到,自己朋友的路子居然可以这么野。他刚才一切思考的前提,都是“保护马克亨纳瑞”。他知道马克亨纳瑞不无辜,但是这就是他一贯的做派。

    他甚至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都被说动了。

    夏吾散去了手中的雷霆,左手扶着墙,就这么看着赫胥黎。

    他确实不怎么在乎马克亨纳瑞到底死在谁的手里。

    赫胥黎想要转身,身后就突然爆发出一阵强光。

    这阵光没有任何杀伤力,只是马克亨纳瑞通过光电效应,最大限度的释放光能而已。

    强光削弱了影子。马克亨纳瑞用电力刺激肌肉,沿着甬道快速奔跑。

    “我就知道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都没人性!”

    赫胥黎本能的拔腿就追。他自己也不知道现在自己是想杀马克亨纳瑞多一点,还是想保护马克亨纳瑞多一点。

    赫胥黎总算是没有往身后扔一枚闪光弹,用影刃先削掉马克亨纳瑞的一只脚。

    “等等!你给我站住!站住!”

    “嘿!你当我傻是不是?你叫我站住我就站住吗?蠢材!蠢材!”

    “不知好歹的东西!”

    在米氢琳和夏吾沉默的目光之中,两人一追一逃,就这样离开了。

    然后,米氢琳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沦落到了……和一个危险的实验体怪物,在一个没人看得到的地方,正面对峙的……

    死局?

    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米氢琳这个时候才绝望的发现,赫胥黎的建议是正确的,她确实不应该用“法师换备”,把自己的涌现系魔法替换成京都纯子的社会系构筑。京都纯子是个纯社会系的构筑

    ,涌现系只会入门级的。这种程度的提振魔法,不可能让她获得与赫胥黎那种强化人相媲美的体能。

    现在追……已经来不及了……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米氢琳只好给自己鼓劲:“没什么好怕的……没什么好怕的……没什么好怕的……”

    她就这样转过身子,望向夏吾。

    夏吾正扶着墙,摇摇晃晃的朝他走来。

    ——咦!我没有得罪他吧?我之前雇佣他的时候,账都结了吧……

    当然,事实证明,这就是他想多了。夏吾失去了“杀死马克亨纳瑞”这个目标之后,愤怒就不再支持他的思绪,疲倦感失去了压制,一下子就涌现了出来。夏吾觉得自己再不换地方,就要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呕

    吐物里了,所以才迈开腿。

    在确认距离污物足够远之后,夏吾才放心的靠着墙,缓慢的滑倒在地上,就这么坐着。夏吾已经不怎么在意灰尘了。

    “发脾气真特么累啊,以后这种事情确实应该少干,要学会管理自己的情绪……”

    米氢琳心中天人交战。她不知道现在是离开去找赫胥黎好,还是就留在这里好。

    这里是敌人的大本营。她一个非战斗人员,一个人溜达,很容易就被人做了。至少夏吾对她没有什么第一,留在这里,至少还能借助夏吾抵抗一下不知道是什么的敌人。

    所以……

    现在……

    先看看情况?

    ………………………………

    刚刚爆发过冲突的实验室。

    这里的好像是被高温炙烤过的塑料布景一样,一切都呈现波浪状的扭曲。地面满是泥土。

    巴巴拉沃起先差点就吓晕了过去。但当他发现所有实验人员都已经死亡,就连猎人之神奥绍熙都不得不逃走之后……

    他裂开嘴,笑了。“‘愤恨不满’、‘渴望报仇’……哈哈哈……哈哈哈……没错,没错,我的dilogun果然是正确的……哈哈……哈哈哈哈……那个少年,那个少年,一定就是符文所指示的对象!哈

    哈哈!自称奥绍熙的亵渎之物哦!你看到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我希望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这里发生过的事情,先生。”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入巴巴拉沃的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