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平台

言情阁 > 剑诛江湖 > 第1078章 英雄救美(5)

第1078章 英雄救美(5)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上官雪想用自己的一条命去换上官富的一命,可是上苍偏偏不会尽如人意,早已看穿了韦冬升计谋的上官锦儿说什么也不让上官雪去做这样的傻事。

    因此上官锦儿直接用命令地口吻说道:“上官雪,你是不是连本小姐的话也不肯听了?”

    “二小姐,小雪不敢做那忤逆的事,可是这也得看是什么事情,若是违背我个人原则的问题,那小雪只能跟二小姐说一声对不起了。”上官雪还真是一个执着的人,居然就连上官锦儿的话都不肯听了。

    而上官锦儿倒也显得并不惊奇,其实早在上官锦儿让上官雪去探路,可上官雪却私自暗算韦冬升时,上官锦儿便已看出上官雪是一个有着很强个人主见的人,所以她之后不敢再去重用上官雪,就是生怕上官雪会在看不清形势下犯错。

    但是有的时候一个人越是害怕遇到什么,那就往往越会遇到什么,这就好像是老天爷在故意戏弄世人,诚心不想让别人过得踏踏实实一般。

    所以上官锦儿哪怕没有再去重用上官雪的意思,可这上官雪却还是能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凭借她的固执而招来麻烦。

    上官锦儿看到如此执着的上官雪也真是有些无可奈何了,毕竟作为一个女人来讲,她还是比较了解一个女人要是一旦认定了某件事,便会如同认准了某个男人一样,哪怕海枯石烂天崩地裂,定然也是不会轻言放弃的。

    不过韦冬升却不这样认为,他觉得感情上就没有所谓的忠贞不渝,只是看第三者的魅力是否到位。

    在韦冬升看来女人心里就没有所谓的原则和底线,只是看自己的丈夫能不能满足于她们的一切要求。

    爱情不过只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谎言,婚姻只是谎言之中最荒唐的笑话。

    海枯石烂、天长地久不过只是人们的自我欺骗和自我安慰。

    倘若女人真心去喜欢一个人的话,才不会去管他是什么身份,更不会去在意他是否曾经是谁的丈夫,只要是真爱她们就会大胆的去争取,若是她们连对方的过去都无法包容,那还谈什么爱呢?

    当然男人在这个问题上就要比女人有原则得多,他们多少会去顾及对方是不是已经成家,若是连这最为基本的原则都不去顾了的话,那岂不成为了杨绍那种专门破坏他人家庭的奸佞小人了吗?

    所以这才会有那么多的男人三妻四妾,却不见哪个女人敢公然出来人尽可夫的。

    别说韦冬升这样的观点还是有他一定道理的,至少他就从来不会去跟别人的妻子有染,哪怕是接触这种女人时,他也是有意避而远之的。

    因为韦冬升这个人不做那种挖人墙角,赠人绿帽,看人喝酸醋的事情,所以韦冬升的情圣大名才能受到江湖中人的敬仰,而不是被人唾弃成司空博那样人人喊打的花花公子。

    正是因为韦冬升有着个人对女人的独到看法,所以他并不相信上官雪会有多么的固执,就算上官雪真如她名字里的冰雪一样,那韦冬升也坚信自己可以如冬日升起的暖阳,照化上官雪这块冰凉的白雪。

    因此韦冬升语重心长的劝解道:“小姑娘,你就不要那么固执了,我看你这二小姐就比你更加明白事理一些,为何你却不肯去相信她一次呢?难道你觉得有谁比她这个遭到了手下背叛的人,更加痛恨这些叛徒吗?”

    “情圣大哥说得没错,你一个上官家族的旁系小丫头,哪有人家二小姐的命金贵啊?人家刚刚差点也被凌辱,却还能够释怀,可你一个要啥没啥的下人还真以为自己能够左右一切了啊?信不信老子现在就送你去投胎,免得留在世上碍眼。”上官富见这个上官雪实在太过顽固,甚至都有一些咬牙切齿,欲要暴扁这个女人的冲动了。

    只不过上官富最终还是忍了下来,毕竟上官雪可是他的保命符,若真把上官雪的什么地方打出问题来了,自己的小命还不也得跟着搭进去呀!

    上官雪面对上官富的一番指责,真有一种恨不得跳起脚来大骂上官富的冲动,因为谁都有资格去教训她,唯独却是这个品行不端的上官富就没有这个资格。

    但是上官雪身上的穴道还没有解开,她根本就无法动弹分毫,那又岂能跳起脚去大骂上官富呢?

    而且就在上官雪想要开口的时候,韦冬升竟已抢一步,喝道:“住嘴!我们在这里劝解人家一个小姑娘,哪有你来插嘴的份,要不是你整出这么一些破事,我们至于费这唇舌吗?”

    “我……”上官富似乎想要狡辩,可是嘴却刚刚吐出来一个字,便被韦冬升给打断了。

    韦冬升又厉声喝道:“还我什么我呀?若是你这样一位大少爷,不想跟她这样一个小丫头同归于尽,那就赶紧把嘴给我闭上,而且还要闭得越牢一些才是。”

    上官富果真把嘴给紧紧的闭了起来,因为他确实不想死,非常非常不想死,毕竟这个繁花似锦、灯红酒绿的世界,还有太多太多值得他去留恋的东西了。

    而且上官富肯如此乖乖听话,更主要是他已感觉到韦冬升好像早就摸透了他怕死的心。

    本来上官富还以为自己已经把胆怯的心理伪装得非常好了,可是他却没想到还是被这韦冬升给识破了出来。

    所以他非常害怕韦冬升将这一点给拆穿,否则他就真的只能跟上官雪一块死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原始丛林里了。

    而韦冬升当然不会让上官雪这样的漂亮姑娘去给上官富这种败类陪葬,所以他刚刚说那恶狠狠的话,确实也是一种对上官富的暗示,只要上官富听得出里面的警告味道,那就应该能够联想到韦冬升已经看透了他心底里的真实想法。

    幸好这个上官富的小聪明还没有让韦冬升失望,若是上官富也像上官雪一样缺心眼的看待问题,那韦冬升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怎样才能下活这一盘死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