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平台

言情阁 > 巫师自远方来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听不见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听不见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清晨,埃博登废墟。

    优雅而精致的海港城市,严肃如军营般的亚速尔精灵“新城”,神秘莫测的九芒星巫师塔,壮丽恢弘的雄鹰王王庭……

    留下的,只有废墟。

    不是残破的城市,不是断壁残垣,不是烈火烧尽遗留的痕迹…只有瓦砾,堆砌成山的瓦砾,堆满了整个城市,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巨大,充满起伏的土堆。

    在被黑发巫师抽干了地下所有的虚空残留,被操控的亡灵巨龙艾奥利特的吐息破地而出的刹那,整个城市便像受到精准爆破一样向内塌陷,变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半球形状的陷坑。

    除了数万在最后关头逃出城外,数以十万计的亚速尔精灵,都被活埋在了这座烟尘弥漫、瓦砾堆砌如山的废墟之中。

    溢满的碎石和尸骨甚至从崩落的城墙上砸落跌入宝石河,一度令宝石河淤塞断流导致河水倒灌;令布兰登被迫放弃了追击一小撮流窜的精灵武士,动员军团清理河道,才没让河水灌入城市。

    光是堆满尸体无法清理的废墟,就已经足够可怕了;如果再让河水灌入废墟,让混杂着尸体和腐烂物的河水涌入军营……

    疾病,瘟疫…可不是听上去那么简单的词汇。

    瘟疫,这个令帝国人闻之色变的词汇,甚至比邪神或者恶魔还要恐怖一万倍;布兰登费尽心思疏通河道,保持军营清洁,狠下心让巨龙直接焚烧战场,将所有来不及掩埋的尸体统统烧成灰烬……

    用某个女伯爵略显刻薄的话说,至少在应对瘟疫的问题上,布兰登德萨利昂多少展现出了一点皇帝应有的果断和铁腕。

    当然,她认为如果换成自己还能做得更好,更有效率,比如通过将埃博登土地敕封给战斗中的功臣来加快建设恢复,还能趁机削弱各公国实力之类的…对此,洛伦表示双手同意外加一万个赞。

    站在废墟中,踩着脚下的碎石瓦砾,布兰登感觉自己好像并不是站在废墟和碎石堆,而是尸骨堆上面。

    尸骨,碎掉的骨头,腐烂的肉和内脏,干涸变得胶黏的血浆,混杂在一起散发出的恶臭…明明已经临近盛夏,天气越来越炎热,却有种刺骨的寒意撕裂罩衣和甲胄,从脊椎向上刺入自己的头颅。

    流过脖颈和脊背的汗珠,仿佛从伤口溢出的血水般让他打了个冷颤;发粘的,有些臌胀的双手,好像沾着什么脏东西,怎么也擦不掉。

    自己亲手…用屠杀的方式,毁灭了一个种族。

    不是在战场上,不是在对等的前提下,不是在遇到了反抗的情况下……

    自己毁灭了他们…自己给了放他们一条生路的许诺,但还是毁灭了他们。

    “亲手毁灭一个种族,是什么感觉?”

    凝视着脚下的废墟,背对洛伦的布兰登突然开口,像是在问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一袭巫师袍的洛伦学着道尔顿导师的模样背起双手,微微耸肩:

    “活着的感觉。”

    轻哼一声,布兰登笑着扯起嘴角。

    “这听上去有点傲慢啊,我的巫师顾问阁下。”

    “再傲慢也比死了强。”

    “真的?我还以为拜恩人都是以生为耻,以死为荣呢。”

    “口号和现实是两回事。”

    “嗯…有点世故和讽刺,倒也挺符合你的风格的。”

    有些错愕的布兰登挑挑眉毛,笑着歪歪头。

    不为所动的黑发巫师,目光扫过整个战场。

    他能感觉到布兰登话里的意思曾经的“丢脸皇子”,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帝国皇帝,一举一动都开始变得有目的。

    “你现在感觉如何?他们…我指的是那些巫师们…都说你开启了第二阀门,和曾经戴帽子的罗根一样。”布兰登转过身来,突然道:

    “我对那家伙了解不多,只知道他拥有很强大的力量,强大到可以和邪神一战的地步说实话,我一直觉得那就是巫师们编出来的故事,直至……”

    布兰登向脚下的废墟瞥了眼。

    “我猜那些传说里的故事…巨龙王国,魔鬼,龙骑士,邪神…全都是真的,我们的祖先并没有骗我们,他们都喜欢用最残忍可怕的历史哄孩子睡觉,对吧?”

    “只有拥有最强大力量的人,才能安安稳稳的活下去…他们就是这么教导小孩子的,对吧?”

    强者为尊,胜者为王,统御万军,方能统御帝国。

    力量…决定一切。

    “不。”

    愣了下的布兰登抬起头:“什么?”

    “我说,并非如此。”洛伦轻声开口道:“如果拥有强大的力量就能统治一切,那么人类还在被巨龙统治着呢。”

    “如果力量强大就会得到尊重,那么戴帽子的罗根就不会被当成叛教者被追捕,他应该是皇帝的座上宾但事实是,他靠力量得到的不是爱戴和尊敬,而是恐惧和厌恶,只有极少数人愿意追随他。”

    “如果拥有最强大的力量就能活的安稳,巨龙王国应该依然健在那些统治巨龙王国的巫师们,就是因为不愿意与平民分享他们的知识和力量,才导致了王国的毁灭。”

    “而且力量的概念,从来都不是绝对的。”洛伦摇摇头:

    “更何况…我们要如何衡量一个人的力量呢权力、财富、地位、头衔、声望、血脉…还是他特别的能打,谁也打不过他?我觉得哪个都不是特别的合适。”

    布兰登一时间有些愕然。

    他皱着眉头,像是有些赌气的模样:“那你说,你告诉我什么是力量?”

    被布兰登死死盯着一动不动的洛伦,学着他的模样缓缓的,一点一点的歪头,故意瞪大眼睛与布兰登对视着:

    “我敬爱的布兰登二世陛下,你这是在问我呢……”

    “还是在问自己?”

    四目相对的二人,沉默了一分钟。

    一分钟后,布兰登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闲适的微笑,就像当年他们第一次在科罗纳家的院子里相遇时那样。

    “进内阁,继续当我的巫师顾问。”站在黑发巫师面前,布兰登一动不动盯着他的眼睛:“我的老祖先没有让戴帽子的罗根成为座上宾的勇气,但我可以。”

    “这样你和艾茵,艾萨克还有我表姐莉娜都可以留在帝都,我可以撤销几个对巫师们不太友好的法律,让他们也能成为帝国的贵族,让他们拥有更多的权利…而你,你可以帮我完成这些事情。”

    “最重要的…这是唯一能让我对拜恩放心的办法,否则的话要是任凭拜恩在南方一天比一天强大,我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这是我开出来的条件,也是最后通牒。”布兰登一脸心情复杂的表情,闷闷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夏洛特到底想干什么阿尔勒,波伊还有艾勒芒…据说还有好几个矮人城邦也变成了你们拜恩的附庸,再这么下去整个南方都要变成都灵家的了。”

    “她想要什么,真的只是拜恩的复兴和都灵家族的荣光吗?也许曾经是的,也许在你成为公爵之前是这么回事,但现在…我猜她心里想的都是怎么让都灵家族有朝一日能够取代德萨利昂,成为帝国皇帝吧?”

    布兰登插着腰,无可奈何的叹口气:“讲实话我并不在乎这个,反正在我活着的时候她应该是没戏的,但…无论如何,我毕竟还是个德萨利昂,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发生,你明白吗?”

    “……呃,明白?”

    “不,我觉得你不明白,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无意冒犯,但你太在乎夏洛特的感受了,你好像都忘了你才是拜恩公爵,你不能让她控制你明白吗,所以我再问一次,你愿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我接受。”

    “看吧,我就知道就不接受。”轻哼了声的布兰登耸着肩摊摊手,一副“早就猜到了”的无奈表情:“这样,先不要急着反对,我先好好和你解释一下其中的关键性问题。”

    “我说我接受。”

    “不要着急!我说了,要慢慢来我能理解你,我有时候就很难能拒绝小姑的要求,她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人物,不比任何一个骑士逊色,理所当然的……注意,我在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任何偏见哦,我只是在说她们和骑士们一样优秀,甚至要超越骑……”

    话没说完,布兰登就突然像幻听了似的定在原地,一脸呆滞的看着洛伦:“你刚刚说啥?”

    “我说…我接受?”

    黑发巫师一脸无奈。

    “你接受?”

    “我接受。”

    “你说…你接受?”

    “我接受。”

    “你说你…愿意接受?!”

    “……咱们别再骗字数了,行吗?”

    “我不明白,你接受,你为什么会接受呢,不应该的!”布兰登一脸崩溃的挠着头,漂亮的红头发变得乱糟糟像鸡窝似的:

    “可你要是接受了的话,我该怎么说服…啊,你要是接受,我就不用说服你了,对吧?”

    面对布兰登的问询,洛伦仰头看天,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语塞的布兰登比他还要失落,那种感觉就像是为了决斗准备了整整一年的骑士,临到决赛却发现曾经的劲敌老得快死掉,还得了佝偻病,哮喘和腱鞘炎。

    “洛伦都灵,我第一次发现,你居然那么一个令人扫兴的家伙!”

    一脸悲壮的说完这番话,布兰登活像是受到了什么屈辱似的,怒哼一声,跨步转身离去,头也不回。

    ……………………

    “他同意了?”

    从废墟返回军营的路上,守在这里等候的夏洛特有些意外看着归来的洛伦,连带着还有一同来的莉娜德萨利昂,表情意味深长。

    “以你出任御前内阁成员,撤销对巫师限令为条件,拜恩保证在未来的三十年到四十年内不再扩张势力。”夏洛特眨眨眼,还是不太敢相信:

    “真奇怪…这么苛刻的条件,我原本以为他是不会接受的。”

    “但他同意了…就和某人说的一样。”黑发巫师瞥了眼原本不该出现在这儿,却又偏偏出现的眼睛少女,对方不动声色的朝自己微微颔首:

    “不过真正让我奇怪的,倒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你。”洛伦看着夏洛特。

    “我?”

    “对…因为我们骄傲的赤血堡女伯爵,骑士王的直系血脉…居然愿意答应这么苛刻的条件,放弃在她有生之年,成为拜恩王国奠基人的机会。”

    夏洛特先是一愣,随即冷哼一声。有些局促道:“这…这是有原因,有原因的!”

    “对,我知道,我刚刚……”

    “我明白你肯定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可以解释。”夏洛特不由分说的抢断道:“首先,拜恩在这场战争中元气大伤,我们失去了数位伯爵,他们都是拜恩最优秀的军团与骑兵指挥官,这是很严重的打击!”

    “呃…夏洛特,我说了,我知道你……”

    “其次!这场帝国之战拜恩也同样出力良多,我不可能一边让拜恩的骑士们一边为帝国而战,然后又立刻反对帝国,他们不会理解的,他们会以为我疯了,同样这也有违都灵家族的荣耀。”

    “我说,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每一个人都好像听不见我说的……”

    “因此,我决定向布兰登提出和解,反正有一个可以合作的皇帝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有布兰登的协助,都灵将可以不再像过去那么遮遮掩掩,而是顺理成章的开始接触,涉足帝国大大小小的事务,从幕后走到台前,真正从一方强国成为帝国的支柱;直至有朝一日,成为真正管理帝国大权的家族!”

    “财政大臣也罢,掌玺大臣也罢,议会领袖也罢…哪怕名分上只是一介不值一提的小人物,但只要真正手握大权,那么获得名分也只是早晚的事情。”

    “如此!不仅可以避免帝国内战,还能在最后名正言顺的掌控一切,让天穹宫的德萨利昂乖乖的将皇位交给都灵,帝国…将由骑士王的血脉延续。”夏洛特自信一笑,看向洛伦:

    “这就是我为都灵家族规划的未来,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都灵家族,终将加冕为皇,你觉得怎么样?嗯,怎么不说话?你说话啊,你不是说就是不同意了,那就告诉我你的想法啊,说啊,洛伦都灵,为什么……”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