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章分别

    皇后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达成目的之后,多的皇后也不想说了:“那就有劳皇上了。时间不早了,还请皇上早些安置吧。”

    皇帝默了默,终于忍不住开口:“皇后,今天淑妃来找朕,说起十二皇子的事情……”

    “十二皇子?”刚刚闭上眼睛的皇后,立马清醒了许多,“您是说,俪妃的儿子?”

    皇帝“嗯”了一声:“一眨眼的功夫,十二皇子也快满五岁了。淑妃的意思是,皇后掌管后宫辛苦,又有三皇子和三公主要照顾,不如由她代劳,抚养十二皇子。”

    皇帝话说的好听,可淑妃打的是什么算盘,皇后心里一清二楚。

    她没什么好气地说:“瞧皇上的意思,是打算答应了?您可别忘了俪妃当年是因为什么进的冷宫。当初臣妾就说过了,这十二皇子来历不明,不能计入玉牒,可您偏不听……”

    若不是有求于皇后,皇帝真想和她大吵一架。这朱氏的肚量也太小了,言语之间丝毫没有国母的气度。若不是当年是先帝亲自指婚,他怎么都不会想要娶朱氏这样的女人做正妻。

    “朕也和你说过了,十二皇子定是朕的儿子无疑。你若不想抚养他,自有淑妃代劳。明儿你就通知内务司一声,以后十二皇子的吃穿用度,与其他皇子无异。”

    说完皇帝便闭上眼睛装睡,不给皇后任何反驳的空间。皇后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却又拿皇帝无可奈何,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了。

    后宫里的消息向来传播得极快,第二天傍晚,几乎是整个后宫的人都知道了淑妃要代养十二皇子的消息。

    淑妃盼儿子盼了这么多年,一时之间喜不自胜,当真是一刻钟的功夫都坐不住,已经开始为裴清殊布置房间了。

    荣贵妃来看她时,忍不住直摇头:“妹妹,你且坐下,我有几句话要同你说。”

    淑妃正忙着选给裴清殊喝水的茶杯,听荣贵妃这么说便笑吟吟地道:“姐姐说就是了,我听着呢。”

    荣贵妃无奈地叹了口气:“妹妹,你可别高兴的太早了。我过来就是告诉你,让你心里有个数的。”

    “什么数儿?”

    “皇上只说让你代为照顾十二皇子,可没让宗正寺那边改玉牒,把十二皇子记在你的名下。”

    说白了,不改玉牒,就意味着淑妃是在帮别人养孩子。搞不好,将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好处都捞不到。

    淑妃脸上的笑容渐渐收起,眉心微蹙:“果然……如姐姐所说,皇上还是惦记着俪妃。恐怕他迟早都会让俪妃出来的吧!”

    荣贵妃不忍心伤害她,可还是诚实地点了点头。

    淑妃将手里的帕子一摔,不高兴地说:“那还有什么意思了!迟早也不是我的,我养来做什么!姐姐是个通透人儿,怎么也不拦着我点儿,眼睁睁地看着我做傻事呢?”

    荣贵妃看着她,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你这妮子,聪明也是你,糊涂也是你!我早就想过了,抚养十二皇子,对你百利而无一害。只要你把十二皇子给养好了,皇上和俪妃哪个不感激你?都说生恩不及养恩,你只管好好对这孩子,只要他跟你亲,将来他若是出息了,还能不照应令仪这个姐姐?”

    淑妃默然思索了一阵儿,缓缓点头:“姐姐说的有道理,是妹妹狭隘了。”

    荣贵妃理解地说:“我知道你想要自己的儿子,可这不是条件不允许吗?你放心,就算将来这十二皇子是个狼心狗肺,不知好歹的,还有四皇子给咱们养老送终呢。”

    淑妃心中又酸涩又感动,只能握住荣贵妃的手含泪点头。

    淑妃行事风风火火,办事效率很高。短短三日的功夫,给裴清殊的房间和下人就全都准备好了。

    寒香殿这边早就得了信儿,知道今天淑妃要来接裴清殊走。恩嫔已经提前抹了好几天的眼泪了。到了正日子这天,恩嫔的眼圈虽然还是红红的,却已经哭不出来了。

    冷宫里的几个女人早就商量好了,孙妈妈是裴清殊的奶妈,肯定要跟他一起走。

    按照俪妃的意思,是想让绿袖也跟着一块儿去的。可是绿袖坚持要留下来继续伺候她。俪妃知晓绿袖是个倔强的性子,也就没再强逼她。

    裴清殊没什么行李可收拾的,别说玩具了,就连一件像样的衣服,她们都拿不出来。

    临走的时候,恩嫔送了他一块贴身戴着的玉佩,俪妃送了他一只羊毫笔,绿袖送了他一个自己绣的小荷包,这边是裴清殊的全部家当了。

    淑妃来的时候,就见恩嫔正拉着裴清殊,不停地嘱咐着。什么出去之后,要好好学规矩,听淑妃娘娘的话啦。好好读书,不要惦记她们之类的啦。裴清殊小小年纪,不知道听懂了没有,倒也不嫌烦,只是一个劲地点头,瞧着乖巧极了。

    淑妃笑了笑,上前对俪妃道:“好话赖话都要叫恩嫔说尽了,俪妃可有什么要对十二皇子说的?”

    俪妃神色平静地看向裴清殊,淡淡地说:“我不求你大富大贵,只愿你健康平安。以后,就把在这里的生活忘了吧。”

    裴清殊心中一涩,有种说不出来的伤感。他觉得俪妃还是爱这个儿子的,只是她爱的方式,与一般的母亲不同而已。

    先前他一直以为俪妃心里有别人,所以才会被打入冷宫。现在他知道了,心里有别人的是恩嫔。从始至终俪妃所求的,不过自由二字而已,可她这辈子恐怕是难以得到了。

    俪妃说完,便不再去看裴清殊,而是端端正正地向淑妃行了一个万福礼:“以后,就劳烦您照顾好这孩子了。”

    俪妃向来倨傲,淑妃原本是不怎么喜欢她的。不过见此时的俪妃如此谦卑,淑妃只觉心中畅快无比。

    当着裴清殊的面,她当然不会为难俪妃,连忙亲手将人扶起。

    “妹妹放心,我定视殊儿为己出。”说完,淑妃轻轻拍了拍俪妃的手,带着裴清殊走了。

    恩嫔絮絮叨叨的耽误了些功夫,离开寒香殿时,夕阳渐斜,已是日暮时分。

    裴清殊拉着孙妈妈的手,一步一步向殿外走去。

    走到门口拐角处时,他实在没忍住,回头看了俪妃她们最后一眼。

    夕阳将她们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显得有些不真实。

    裴清殊一晃神儿的功夫,那几道影子便乱了,少了其中最窈窕的那一个。

    他知道,最先转身的那个人,是俪妃。

    出了寒香殿之后,裴清殊还来不及胡思乱想,淑妃便执着他的手,坐上了淑妃的肩舆。

    裴清殊上辈子是个平头百姓,这辈子是个冷宫皇子,所以无论是这一世还是上一世,这都是他第一次乘坐后妃的肩舆。

    淑妃知晓裴清殊自小在冷宫长大,没见过什么世面。见他眼露好奇,便主动解释:“宫中贵嫔以上的妃嫔,即为一宫主位,出入可乘肩舆。这是夏日乘坐的便舆,等天冷了,就要坐轿舆,上头就会施幰了。”

    裴清殊听了个大概,乖巧地点点头。

    淑妃见他这副惹人喜爱的样子,忍不住用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

    “按说皇子出入也可乘肩舆,只是内务司才得了信儿,知道你要出来,免不得要费上几日功夫制辇。左右你出门时也有本宫陪着,先坐本宫这一抬便是了。”

    裴清殊应下:“是,淑妃娘娘。”

    淑妃的宫女玉盘听了,忍不住提醒道:“十二殿下现在是娘娘的养子,该改口叫母妃了。”

    裴清殊愣了愣,有些为难地看了淑妃一眼。

    好在淑妃并不介意,还很善解人意地说:“急什么,小孩子怕生,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也是有的。来日方长,慢慢儿来便是了。”

    裴清殊扬起头,朝淑妃感激地笑了笑,喜得淑妃眉开眼笑。

    去琼华宫的路上,淑妃就给他介绍起琼华宫的情况。

    淑妃是琼华宫的主位娘娘,住在正殿,自不必提。除此之外,东侧殿住着丽嫔,西配殿里住着四公主的生母信贵人。

    “丽嫔是个讨人嫌的,你少搭理她就是了。信贵人倒是个老实的。不过你四姐姐才被挪去慧曜楼没几天,她这几日正难过着呢。”

    按照大齐皇室的规矩,皇子满五岁,就要从母妃的寝宫中搬出来,和兄弟们统一居住在庆宁宫内,学习读书、骑射。公主满六岁,则要搬入慧曜楼,学习礼仪和女工。

    裴清殊腊月就满五岁了,所以他说是让淑妃代养,实际上能和淑妃同住的时间,也就不过半年的功夫而已。

    宫中的轿夫大多是长年累月做这行的太监,个个身强力壮。连续走了小半个时辰的功夫,都看不出他们有半点儿倦意。

    稳稳当当地下了肩舆之后,裴清殊被淑妃拉着,步入琼华宫。

    身为大齐第一世家傅家的女儿,淑妃的嫁妆十分丰厚。即使恩宠早已不及当年,琼华宫中仍旧是一派富丽堂皇的景象。

    裴清殊这个刚从冷宫里放出来的小家伙,就好像乡巴佬进城一样,差点被眼前的富贵景象迷花了眼。好在大人的心智一直提醒着他,把嘴巴闭上,不要太丢人现眼,这才没有出什么洋相。

    淑妃看着这孩子,当真是越看越喜欢。虽说裴清殊从小在那样一个地方长大,可他看起来不卑不亢,既不认生,也不粗野,小小年纪就有这份气度,着实难得。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