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皇子奋斗日常 > 66.容漾番外

66.容漾番外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订阅超过60%可以立马查看最新更新, 否则需要等待24小时。

    玉栏给他梳头发的时候,忍不住赞道:“殿下这头发长得可真好,乌黑油亮的, 一点都没有营养不良的样子。孙妈妈没少费心吧?”

    “哪儿呢, 寒香殿里条件有限,不过就这么一个孩子, 总归是尽全力养着的。”其实孙妈妈很想说,十二殿下这是像俪妃娘娘,“天生丽质难自弃”。可现在他们人在琼华宫的屋檐下, 孙妈妈不敢再轻易提及俪妃,怕淑妃知道了不高兴,所以只能想想罢了。

    寒香殿里沐浴不便,这些天来, 裴清殊大多是用湿帕子擦擦身子,便算洗过澡了。在琼华殿里,洗澡却又是另一番光景。

    淑妃让人给他准备的浴桶不高, 却很大。裴清殊坐进去之后, 洗澡水刚好到胸口的位置, 确保他不会淹到。

    裴清殊是会游水的。见到这么大的澡盆,或者说是小木池,要不是有旁人看着, 裴清殊都想在里面游两下了。

    水面上除了漂浮着一些花瓣之外, 还放了一些木质小鸭子、小船之类的玩具。裴清殊对此毫无兴趣, 不过考虑到玉栏和玉岫她们都在旁边看着, 裴清殊只能象征性地抓了两下。

    因为浴盆太矮,玉栏和孙妈妈她们就搬了个小板凳坐在一旁。孙妈妈负责帮裴清殊洗澡,玉栏负责帮他洗头,玉岫则时不时地帮他们递些东西过来。裴清殊还是头一次享受到这种待遇,洗个澡都这么大阵仗的。要不是刚才他把两个抬水的小太监打发出去了,这会儿围观他洗澡的人还要更多呢。

    洗的香喷喷之后,裴清殊连一根手指头都没动,就被几个下人伺候着擦干了身子,还抹上了一种不知名的香膏,屁股和腋下还十分羞耻地擦了保持干爽的香粉。

    裴清殊从没感觉自己这么干净过。没办法,冷宫里连个皂胰子都没有,生活条件实在难以同这里相比。

    不过,即使是这样,裴清殊被人抱到床上,让孙妈妈帮他擦头发的时候,他还是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寒香殿。

    裴清殊自己也没想到,他在寒香殿的生活不过短短二十来天而已,竟然就已经对那里的几个女人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自打三天前知道他要走之后,恩嫔她们就拉着他说了好多的话,大多都是教他一些在宫里生活的注意事项,哪些事情能做,哪些事情不要做之类的。

    从始至终,她们都没提过一句让他努力出人头地,然后接她们出去的话。

    如果恩嫔她们送他出来,是为了让裴清殊想办法救她们出来的话,裴清殊心里可能还不会这么惦记她们,只当做是大家互惠互利,各取所需。

    可是现在,裴清殊知道,她们是真心为了他好,不求任何回报的……这样一来,裴清殊心中反而有愧,觉得自己现在舒服的生活,都是偷来的。要是不让寒香殿里的几个女人也过上好日子的话,他的心里会感到不安的。

    虽说裴清殊心里明白,恩嫔她们对他好,有各种各样的因素在。可能是因为血缘,也可能是因为愧疚……不管怎么讲,说白了,她们为的都是真正的裴清殊,与他无关。不过他既然占了人家的身子,以裴清殊的身份重新开始生活,他就不可能从自己现在的身份中脱离开来。就当是为了报恩,他也应当照顾好裴清殊真正的亲人。

    不过现在,他自己还没有在宫里站稳脚跟,就别提照顾其他人的事情了。

    如果说离开冷宫是第一步的话,那么他下一步的目标,就是在宫中立足。

    裴清殊觉得,淑妃这个养母,现在对他还是不错的。只是不知道,淑妃清不清楚俪妃当年入冷宫的内情,将来对他的态度会不会有所改变。

    不管怎么说,淑妃不是他的生母,又不是从他一出生就开始抚养他的养母,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深厚的情谊。要全靠淑妃,肯定是靠不住的。

    这个时候裴清殊就不得不庆幸,还好他是皇子,而不是公主。如果是公主的话,除了扒紧淑妃这个养母,争取将来寻到一门好亲事之外,他可能什么都做不了了。皇子的话,就算没有强大的母族,也不靠联姻,起码他还可以靠自己。读书也好,练武也罢,只要他不太荒唐,将来混个闲王的位置,还是很有希望的。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皇帝能认下他这个儿子。

    裴清殊其实挺不明白的,皇帝如果真的深爱俪妃的话,怎么会因为一些人为制造出来的证据,就怀疑俪妃怀的不是皇帝的孩子。

    直觉告诉裴清殊,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他不知道的故事。这个故事,知情人肯定不多,有可能只有俪妃和皇帝本人知晓,他现在肯定是无从得知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希望皇帝不要突然抽风,把他捉去砍了就好。

    晚上不知道是择床还是什么,裴清殊翻来覆去,好半天都没睡着。

    当晚值夜的本应是玉岫,不过孙妈妈怕裴清殊刚来睡不习惯,就叫玉岫去了耳房,自己睡在了外间。半夜听到裴清殊翻身的声响,她也没惊动玉岫,自个儿轻手轻脚地进来了,挨在床边,轻柔地顺了顺裴清殊的背。

    裴清殊先前躺了半天都没开口,这会儿一张口时才发现他的嗓子有点哑了:“妈妈……”

    孙妈妈听了,连忙倒了杯搁在炉子上的温水,给裴清殊润了润嗓子,然后才悄声问:“哥儿可是想两位娘娘了?”

    裴清殊的半张小脸埋在水蓝色的蚕丝被里,轻轻地点点头:“还有绿袖姐姐。”

    绿袖的脾气虽然急些,但是心眼直,不用怀疑她的忠心。琼华宫的下人虽然多,办事也周到,却难以让他产生自己人的感觉。

    “这才是头一天呢,您可得早点习惯。”孙妈妈心疼地摸摸他的头,“都这么晚了,明儿还要早起吗?”

    裴清殊点点头。

    淑妃说不让他起,那是客气。可裴清殊知道,他要是主动去给淑妃问安,淑妃会很高兴的。

    “那您快点歇着吧,别多想了。”孙妈妈温柔地说:“奴婢在这儿陪着您,哪儿都不去,等您睡着了再走。”

    裴清殊点点头,依偎在孙妈妈的怀里。他虽然没有吃过孙妈妈的奶水,但或许是因为这具身体和孙妈妈十分熟悉。有了孙妈妈的陪伴,这一回裴清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做了一夜混乱的梦,第二天早上裴清殊被孙妈妈叫起来的时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还好现在是夏天,离开被窝这件事还不至于太过艰难。

    比起名为“寒香殿”,实际上一点都不凉快的冷宫,裴清殊现在住的地方要舒服多了。这多亏了淑妃的位份高,每年夏天都能分到不少冰。裴清殊与有荣焉,外间摆着好几座冰山。要不是因为他大病初愈,卧室里或许还能放上一座,只可惜这两天是不成了。

    草草梳洗,换了衣裳之后,裴清殊来不及用早膳,便去了淑妃那里。他起的已经算早了,可是他到的时候,丽嫔和信贵人已经向淑妃请完了安,准备告退了。

    这个时候,裴清殊就不得不再感慨一下身为女人的不容易。像丽嫔和信贵人这样的低阶宫嫔,天不亮就要起来向主位娘娘请安。尤其是遇到淑妃这样性子的主位娘娘,她们要是来的比淑妃晚了,非得让淑妃修理半天不可,因此根本就别想偷懒耍滑。

    身为皇子公主的话,就要比后妃好一些,一般来说只要用早膳之前来就可以了。裴清殊昨晚打听过了,淑妃平时是辰时一刻用早膳。这个时间说早也不算太早,比起他前世在家做姑娘、或者出嫁当媳妇的时候,还是好上许多的。

    如裴清殊所料,淑妃见他来了,果然十分欢喜地朝他招招手:“殊儿,快到本宫身边来。”

    裴清殊迈着小短腿,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

    淑妃给一旁的玉盘递了个眼色,玉盘会意,提了口气,把裴清殊抱到了炕桌上。

    淑妃笑着问道:“昨儿个不是让你多睡会儿么,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裴清殊奶声奶气,却很清晰地回答:“来给您请安。”

    他现在实在叫不出“母妃”二字,又怕在场的丽嫔和信贵人听见他不这么叫,会让淑妃没脸,所以干脆以“您”这个尊称暂且糊弄过去。

    淑妃听了,只觉心中熨帖,面上也十分有光:“殊儿有心了。”

    丽嫔和信贵人见了这一幕,不管心里怎么想,嘴上总要说上几句好话。

    “原来这就是十二皇子,恭喜娘娘,得了一个如此孝顺的儿子。”

    淑妃闻言睨了丽嫔一眼,面上颇有得色。

    信贵人也道:“十二殿下这般懂事,真叫妾身好生羡慕。”

    淑妃人逢喜事精神爽,难得和煦地说:“信贵人这话说的,四公主不也十分乖巧么。”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聊起了孩子的事情。在场唯一没有孩子的丽嫔,不免尴尬起来,面色不大好看地说:“早闻俪妃有国色,只可惜无缘得见。今日见到十二皇子才知道,原来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玉盘听了,无奈地摇摇头:“亏娘娘还嘱咐膳房的人多做几个菜呢,罢了罢了。”

    玉栏朝书房里望了一眼,低声问道:“今儿个这午膳,娘娘打算怎么用?”

    玉盘来就是说这个的:“传到十二殿下屋里就是了。”

    四皇子这年纪杵在这儿,总归是要避嫌的。

    玉栏得到意料之中的答案之后,就张罗着人摆饭去了。

    屋里头的两个,还在学写字。

    裴清殊本想着自己有些功底,需要故意把字写糟糕才能不露出马脚。结果拿起笔后他才发现,画画的时候还好,不需要那么强的控制力。写字的话,他腕上无力的弱点瞬间就暴露了出来,不用装就很糟糕。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