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订阅超过60%可以立马查看最新更新,否则需要等待24小时。

    “荣姐姐, 这个定妃也太狂了!刚才我在路上遇到她, 她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当没有我这个人似的, 真是气死我了!”

    荣贵妃倚在贵妃榻上,含笑安抚道:“瞧你这个脾气, 怎么还是这样急。定妃这般模样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你当她只是得罪你一个?别着急, 早晚会有人收拾她的。”

    淑妃绞着手帕,好像她手里拿捏的是定妃一样:“早晚早晚, 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行?”

    “唉, 这事儿你当我不烦?只是能做的, 咱们都做过了。好不容易从宫里选出个美人来献给皇上, 想分分定妃的宠。结果呢, 丽嫔这个不中用的, 几日便叫皇上厌了去。现今儿还成天到晚地跑来缠我,让我在皇上面前替她说好话,真是……”

    提起丽嫔, 淑妃心中一动:“要说这个丽嫔,性子可真够烦人的。要不是长得与俪妃颇有几分相似,恐怕这个嫔位也轮不到她。”

    “说起俪妃,你去过冷宫了没有?”荣贵妃颇感兴趣地问:“俪妃真想把儿子给你养?”

    淑妃点点头:“瞧我被定妃那蹄子气的, 差点把正事儿给忘了。前儿个听人带话的时候我还半信半疑, 今日见了, 方才确信,俪妃是真想把儿子送出去。”

    荣贵妃默了默,问她:“你怎么想?”

    “那孩子话不多,生的倒是齐整,看着就叫人喜欢。只是到底是罪妃之子,不知道皇上和皇后那边会不会同意。”

    荣贵妃叹口气,神色复杂地说:“这事儿还真不好说。”

    淑妃听了,忙问:“姐姐这是何意?”

    “当年俪妃被打入冷宫的时候,对外用的是触怒龙颜的罪名。可事实上……”荣贵妃压低声音,把自己所知的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淑妃,“所以这孩子是不是皇上的,还不好说。”

    “不会吧!”淑妃惊讶道:“这俪妃要是真给皇上戴了绿帽子,皇上能容忍十二皇子活着这么多年,还把他算进皇子齿序,记入宗正寺吗?”

    “所以我才说这事儿不好说。”

    淑妃急道:“姐姐怎么不早告诉我啊!今日我去了冷宫,若是有心人借此大做文章,我岂不是要跟着俪妃母子倒霉……”

    荣贵妃按住她的手道:“妹妹稍安勿躁。我之前不告诉你,是因为事关皇家颜面,皇上下了圣旨,不许我们把这件事情透露出去。我怕你知道了张扬出去,反倒是害了你。不过今日你想要领养俪妃之子,我就不得不把这件事告知于你了。”

    “我知道姐姐都是为我好,我这就回了俪妃去。”

    “慢着。”荣贵妃摇摇头,无奈地道:“瞧瞧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个风风火火的性子!你且坐下,听我慢慢说。”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呀!既然十二皇子的身份不明,我哪里还能收他做养子,这不是给皇上找不痛快吗?”

    荣贵妃轻轻一笑:“我看倒是未必。”

    淑妃一头雾水地看着她:“姐姐的意思是?”

    “如你所说,如果皇上认定了十二皇子并非皇家血脉,就不会留他性命,还给他名分。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皇上对俪妃,恐怕仍旧有情。”

    淑妃眉心微蹙:“姐姐说这话,可有依据?”

    荣贵妃不答反问:“你自己不是都看到了吗?俪妃在冷宫里的待遇如何?”

    淑妃想了想,说:“穿戴朴素,不过仍有人伺候,宫室也十分齐整……”说着说着,淑妃自己就明白了:“姐姐的意思是,皇上还在暗中关照俪妃母子吗?”

    “不止是这样,据我所知,皇上身边的禄公公,曾经让人关照过俪妃母子的膳食。禄公公那人你也晓得,再机灵不过的一个人了。若不是有陛下的首肯,他敢这么做吗?”

    淑妃不明白了:“既然如此,皇上为何不干脆接俪妃母子出来……”

    荣贵妃摇摇头:“圣心难测,我也说不好。”

    当今天子是先帝幼子,因为先帝寿命长,他把其他兄长都熬死了,这才轮到他做皇帝。

    他文采武功都是平平,对政务也没有什么兴趣。最大的乐趣,就是往后宫里收集各色各样的美人。

    不过自打遇到俪妃之后,皇帝就变了许多,这几年来都没办过秀女大选,极少纳新人了。

    俪妃刚入宫那会儿,皇帝把她疼得跟眼珠子似的,那份体面就连皇后都没有过,可俪妃根本不屑一顾。

    回想起这些来,淑妃愈发觉得荣贵妃说的有道理,一时之间纠结极了:“所以这事儿,我到底该不该和皇上提呢?”

    “要我说,皇上性格宽和,又对你心中有愧,你且去问问,就算皇上不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左右当年的事情你也不知情,只要装作是心疼皇上的儿子在冷宫受苦,想要帮皇上分忧便是了。”

    淑妃大喜:“多谢姐姐提点,我这就去求见皇上。”

    荣贵妃不放心地嘱咐:“若是皇上犹豫,你就说这是俪妃的意思,看看皇上怎么说。”

    淑妃应下之后,便风风火火地往乾元殿去了。

    冷宫这边,裴清殊见过淑妃之后,先歇了个午觉。醒来之后,就被恩嫔拉着说话。

    “殊儿,你喜欢淑妃娘娘吗?”

    裴清殊靠在炕桌上,眨眨眼睛,实话实说:“殊儿不知道。”

    虽然只有短短一面之缘,不过裴清殊看得出来,淑妃好像挺喜欢他的。

    可淑妃看起来并不是那种良善的性子,裴清殊有点担心,怕自己应付不来。还不如跟着俪妃,俪妃好歹是他的生母,虽说性子冷淡了些,但起码没那么多算计。

    “姨母,”裴清殊小声问:“真的没有办法,让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吗?”

    恩嫔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问。

    其实,机会还是有的。

    大概是两年前吧,恩嫔记得自己在院子里散步的时候,偶然间看到了皇帝在和俪妃说话。

    她当时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没有声张,躲在了柱子后面。

    谈话的内容恩嫔已经记不清了,她只记得皇帝的意思是想接俪妃出去。

    可俪妃说的一句话,让恩嫔至今难忘。

    俪妃说的是,——“我不喜欢你。”

    斩钉截铁的五个字,让恩嫔心惊胆战,让皇帝伤心落寞,无功而返。

    什么出嫁从夫,在俪妃这里根本不成立。

    当时恩嫔有些生气,气俪妃的任性,气她的不作为。

    但恩嫔心中对俪妃有愧,也知道这是她的人生,俪妃有权自己做出选择。

    若不是怕自己的事情连累家人,恩嫔真想把事情的真相全都告诉皇帝。

    现在她又悔又愧,看着裴清殊稚嫩的小脸,恩嫔恨不能以死谢罪。

    “殊儿,姨母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只要你好好的,我比什么都开心。”

    裴清殊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她诚然有错,可说到底,她也是个可怜人。

    而且恩嫔对他的关心真心实意,他看得出来。

    或许,是时候下定决心了。

    好不容易再世为人,还变成了男子,难道他就这么在冷宫里粗茶淡饭地活一辈子,眼睁睁地看着国家灭亡,再死一次吗?

    裴清殊不甘心。

    既然俪妃和恩嫔都不能离开这里,那么,他就先想办法出去吧。

    淑妃来到乾元殿外头的时候,大总管禄康安正在指挥着小太监们黏蝉。

    淑妃同禄康安是老相识了,见面便笑道:“这么点小事,怎么劳烦禄公公亲自动手,底下人是怎么当差的?”

    禄康安见了淑妃,连忙笑着行礼:“还是淑妃娘娘心疼奴才。这大热的天儿,您怎么来了?”

    “来给皇上送碗消暑汤,不知圣上可得闲?”

    “劳烦娘娘去次间稍坐片刻,容奴才进殿通禀。”

    淑妃点点头,跟着引路的小太监进了乾元殿。

    乾元殿是皇帝所居寝宫的总称,其中又包含大大小小数个殿阁。淑妃来的时候,皇帝正在睿思殿内处理政务,恰好看得疲倦。听说淑妃带了消暑的食物,便叫她直接进来。

    帝妃二人寒暄过后,淑妃便奉上消暑汤,与皇帝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二公主的近况。

    和往朝不同的是,皇帝膝下有十三名皇子,却只有四名公主。正因如此,皇帝对几个女儿颇为疼爱。尤其是淑妃所出的二公主,最会撒娇做痴,算是公主之中最得宠的,就连皇后所出的三公主都别想压她一头。

    聊着聊着,淑妃见皇帝心情还算不错,就似不经意地提起她前一阵子听人说起十二皇子病了的事情。

    皇帝闻言,神情难辨喜怒,只是问道:“你怎么忽然想起那孩子?”

    淑妃当然不会直说自己想养个儿子傍身,而是像荣贵妃教她的那样,捡好听的说自己多么重视皇嗣,多么心疼十二皇子在冷宫里的境遇。

    见皇帝听她提起裴清殊时并未发怒,淑妃心里就有了点底,循序渐进地把自己想要代为抚养十二皇子的打算说了出来。

    没想到刚刚还态度温和的皇帝,忽然斩钉截铁地来了一句:“不行。”

    他没见过后宫的三千佳丽,但裴清殊相信,以林氏的姿色,就算是在后宫这样美女如云的地方也是十分拔尖的。真不知道他那便宜爹是怎么想的,竟然舍得把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打入冷宫这种地方。

    看到裴清殊下了地,林氏的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很快她便再无其他表情。

    裴清殊正琢磨着要不要给林氏行个礼的时候,就听孙妈妈笑道:“给恩娘娘请安。”

    裴清殊往门口一看,原来是恩嫔来了。

    说来恩嫔也姓林,是裴清殊生母的族姐。当年这姐妹俩不知道犯了什么事儿,俩人被一块送进了冷宫。

    和他的亲娘小林氏不同的是,恩嫔这个姨母慈眉善目,对裴清殊的态度颇为温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