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皇子奋斗日常 > 60.陈年往事

60.陈年往事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订阅超过60%可以立马查看最新更新, 否则需要等待24小时。

    绰绰灯影中,俪妃面色微沉,语气颇为不悦:“过去的事情, 姐姐就不要再提了。事已至此, 你我还能如何?”

    恩嫔心中早已有了主意, 听俪妃这么一说, 便低声开口:“既然妹妹不想离开冷宫, 不如为殊儿择一个膝下无子的养母。殊儿年幼,还是个皇子。想收养殊儿的妃嫔, 应当大有人在。”

    俪妃一怔,没想到恩嫔竟然提出了这么个办法。

    “姐姐舍得这孩子吗?”

    虽说生下裴清殊的是俪妃,可恩嫔这个姨母与裴清殊亲如母子, 关系甚至比俪妃这个生母还要近些。

    恩嫔用帕子按了按眼角:“不舍得, 又有什么办法呢。妹妹, 这孩子太可怜了, 咱们不能就让他这么被关下去……”

    俪妃默然, 隔了很久才开口:“姐姐就不怕殊儿出去之后,被皇帝……”

    “不会的。”恩嫔摇摇头说:“殊儿虽说长得像妹妹多些,可与陛下也有几分相像。以前陛下疑心,是因为没见过这孩子。只要他与殊儿多些接触,陛下就应当明白这孩子是他的了。”

    俪妃长长一叹, 揉着额角问:“姐姐心里可是已有人选了?”

    恩嫔双眸一亮, 知道俪妃这是松口了, 忙道:“人选说不上, 只是心里想着,总要给殊儿找个妥帖点的去处才是。皇后虽是正宫,可她自己膝下有子,我怕殊儿去了受委屈。荣、全两个贵妃亦然。再往下数……便是淑妃了。”

    “淑妃?”俪妃反问一声,思索起来。

    淑妃是当今天子龙潜时就进了王府的老人儿了。在她还年轻的时候,淑妃也曾得宠过一段时间。

    淑妃肚子还算争气,生下二公主之后没多久就又怀上了子嗣。只是没想到后来竟被她一向信任的纯妃所害,不仅滑了胎不说,以后还都不能再生育了。

    虽说纯妃最后被幽禁,还得了失心疯,可淑妃心里的怨气还是难以平息。从那之后,她整个人都变得泼辣难缠起来,发起脾气时连皇帝都敢怼。皇帝心里对她有愧,对淑妃倒是颇为迁就。在俪妃入宫之前,淑妃是唯一一个膝下没有皇子的妃位。

    “是啊,淑妃的脾气虽然爆了些,可她向来护短,人又不坏,还和荣贵妃交好,在宫中地位稳固。不仅如此,她还是出身名门傅氏的小姐,娘家实力雄厚。若她有意抚养殊儿,殊儿的未来就不用咱们操心了。”

    俪妃见恩嫔这样为淑妃说起好话,不由酸酸道:“你对殊儿倒是上心。”

    恩嫔尴尬地笑了一下:“再怎么说,我也是殊儿的姨母嘛……”

    俪妃知道她也是为了裴清殊好,所以没再刺她,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天色不早了,姐姐先回去歇着吧。这事儿,容我再想想。”

    恩嫔明白此事非同小可,俪妃一时不能下定决心也是正常的,便依言告辞离去。

    恩嫔走后,绿袖进来伺候俪妃梳洗。等绿袖关上门出去之后,裴清殊知道俪妃就要过来了,不由紧张起来,翻了个身背对着母亲。

    身后似乎静了静,就在裴清殊好奇,想要偷偷查看情况的时候,俪妃忽然开口了:“你还醒着吧。”

    裴清殊吓了一跳,整个人的身子下意识地一颤。

    没想到他偷听被发现,俪妃不仅不生气,反而一笑:“你这孩子,一点都不像我,胆子怎么这样小。”

    裴清殊慢慢地转过身来,尴尬地笑笑,不知道说什么好。

    “行了,我又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你也大了,这些事情,让你知道也无妨。回头要是真出去了,总得自己长个心眼,我可护不了你一辈子。”

    裴清殊心想,可不是没护住吗?不然真正的裴清殊也不会烧死,他也不会以裴清殊的身份继续生活。

    见裴清殊发呆不说话,俪妃也不介意,只是问他:“你姨母的话你都听到了,你愿意去淑妃那里生活吗?”

    不等裴清殊回答,俪妃忽然笑了:“瞧我问的什么傻话,你能不想去吗……这冷宫里头除了我们几个再无他人,能有什么意思。”

    裴清殊为难地看着她:“母妃……”

    其实他还没有想好答案。

    可方才问话的明明是俪妃,这会儿她却似不想听到裴清殊的回答一般,冷淡地打断他:“行了,时辰不早了,歇着吧。”

    说罢便躺了下来,闭上眼睛。

    裴清殊头一回和这个名义上的母亲一起睡觉,加上心事重重,不免翻来覆去,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睡着。

    等他醒来的时候,俪妃已经不见了。

    裴清殊感觉的到,俪妃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不过让他有没想到的是,冷宫里的这几个女人,办事效率还挺高。

    前不久才定下的计划,才隔了一日,她们便请来了淑妃。

    淑妃是个如想象中一般雍容华贵的女子,即使处于盛夏,仍然穿着身胭脂色的百花穿蝶宫装,戴了一整套的赤金首饰。裴清殊见了,很想问候她一声:淑娘娘热否?

    “殊儿,快给淑妃娘娘行礼。”恩嫔见他只是呆呆傻傻地看着淑妃,不由心急地催促。

    淑妃见了他,却抬起带着鎏金护甲的手,笑了起来:“罢了,不是说十二皇子的病才好吗?快过来坐。”

    不是裴清殊失礼,而是男子的问安礼该怎么行他实在不清楚。又怕自己没行好,闹了笑话,到时候更加麻烦,所以只能装傻。

    “让淑妃娘娘见笑了。”恩嫔十分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十二殿下是很聪明的,只是这冷宫里的境况您也都瞧见了……妾身几个妇道人家,只能省出口吃的,把十二殿下养大。旁的我们便是想给,也给不起呀!”

    淑妃抿了抿唇,并不急于搭恩嫔的话,而是拉着裴清殊的手左瞧瞧,右瞧瞧。裴清殊被她瞧得有些不自在,好像自己是个被放在货摊上供人挑选的货物一样。

    “这孩子生的倒是好,像俪妃一样,瞧着便叫人喜欢。”淑妃看了俪妃一眼,似笑非笑地说。

    俪妃进冷宫前和淑妃关系平平,准确地说,俪妃和宫里的任何一个女人关系都很一般。如今虽是她有求于淑妃,可是以俪妃的性子,仍旧很难像恩嫔一样放下姿态,小心翼翼地讨好淑妃。

    她直来直去惯了,也不和淑妃兜圈子去夸自家儿子有多好,而是直截了当地说:“淑妃娘娘若是当真喜欢殊儿,不若便把他接到身边抚养。”

    淑妃来此之前,自然早已对俪妃和恩嫔的意思了然于胸。不过现在冷不丁地听到俪妃抛了一个直球过来,淑妃还是不由一怔:“俪妃当真舍得吗?”

    俪妃直视着淑妃的眼睛,面无波澜,却字字惊心:“我若舍得,淑妃娘娘可敢要吗?”

    恩嫔和孙妈妈等人闻言,不由提起心,吊起胆,生怕俪妃会惹恼了这位不好相与的淑妃。

    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淑妃不仅没生气,反倒笑了:“你这是在激本宫吗?”淑妃摇摇头,笑容不停,“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俪妃不说话,只是定定地望着淑妃。

    淑妃的笑容,终于渐渐地收了起来。

    其实,身为四妃之中唯一一个没有儿子的女人,淑妃一直都很想领养一个皇子,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现在机会倒是有了,可俪妃的这个儿子,淑妃想要,却不大敢要。

    当年俪妃是怎么进的冷宫,淑妃和后宫中的许多人一样并不清楚。可就看十二皇子出生后这几年,皇帝都没有要把他接出来的意思,就知道皇帝已经因为俪妃迁怒到了这个儿子身上。

    淑妃是个聪明人,她知道这个十二皇子恐怕是个烫手山芋。领养裴清殊这件事情,是很有可能会触霉头的。

    可是淑妃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见到裴清殊的第一眼,她就喜欢上了这个干净漂亮的小男孩儿。

    思量许久之后,淑妃终于开口:“这件事情,就算本宫愿意,皇上和皇后娘娘也不一定会答应,所以本宫现在还不能给你什么承诺。”

    俪妃淡淡地说:“我相信淑妃娘娘的能力。”

    淑妃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这俪妃倒是个聪明人,落在这地方,可惜了。

    从冷宫回琼华宫的路上,淑妃的贴身大宫女玉盘凑近肩舆,低声禀报:“娘娘,定妃从前头过来了。”

    淑妃眉头微微皱起,冷声道:“继续往前走,等定妃先停。”

    “是,娘娘。”

    定妃是在俪妃入冷宫之后唯一生下皇子的后妃,近日风头正盛。她比淑妃小了整整十岁,就位列妃位,加上底下人捧的,不免有几分飘飘然,谁都不放在眼里。

    路过淑妃的肩舆时,定妃并没有让人停下,而是对淑妃淡淡一笑,连个颔首礼都没行,就直接与她擦肩而过。

    淑妃气得火冒三丈,不等定妃走远,便破口大骂:“她算什么东西,仗着有几分宠爱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比起俪妃受宠那阵儿,她还差得远呢!”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