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订阅超过60%可以立马查看最新更新, 否则需要等待24小时。

    四皇子这年纪杵在这儿, 总归是要避嫌的。

    玉栏得到意料之中的答案之后, 就张罗着人摆饭去了。

    屋里头的两个,还在学写字。

    裴清殊本想着自己有些功底,需要故意把字写糟糕才能不露出马脚。结果拿起笔后他才发现,画画的时候还好, 不需要那么强的控制力。写字的话, 他腕上无力的弱点瞬间就暴露了出来,不用装就很糟糕。

    裴清墨为人太过严肃, 裴清殊当真有点怕他。每次把字写歪了, 裴清殊都要忐忑地看他一眼, 生怕自己被这个不苟言笑的小哥哥骂。

    好在四皇子虽然严格,却并不暴躁。不管裴清殊错了多少次, 都十分耐心地教他。

    不知不觉间, 兄弟俩就学到了饭点。四皇子终于大发慈悲,让裴清殊放下笔。

    裴清殊以为这就算完了,揉揉手腕,刚要松口气,就听四皇子给他布置起了作业:“以后每天写一百个大字,不许偷懒。我三日来一次,再教你新的。”

    “啊?”裴清殊愣住了,没想到他四皇兄竟然这么认真。

    “这是父皇的意思, 我们做儿子的理当遵从。”四皇子的意思就是裴清殊要是不好好学习的话, 就是抗旨不尊, 不忠不孝。

    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了下来,裴清殊只能皱着小脸儿点点头。

    四皇子见他苦兮兮的样子,又赏他一个甜枣:“你要是写的好,回头四哥就给你……带糖吃。”

    裴清殊听了,努力装出小孩子听到有糖吃的样子来,高兴地说:“多谢四哥!”

    用过午膳,裴清殊好不容易把这位不好糊弄的皇兄送走。他本想按照习惯直接去换衣服睡午觉,不过转念一想,刚才吃了不少,正好可以写写字消化一下,就又去站着写了几个大字才歇下。

    裴清殊一觉醒来,就听玉栏在耳旁催他:“殿下快醒醒,乾元殿来人了,淑妃娘娘已经在外头侯着了。”

    裴清殊本还有些迷糊,一听说“乾元殿”三个字,立马精神起来,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什么事?”

    玉栏摇摇头,和玉岫一起帮他穿衣裳:“奴婢也不晓得,不过看着不像是什么坏事儿,禄公公脸上带着笑呢。”

    裴清殊一听,这才放心不少。

    换了衣服出去一看,不仅淑妃,连丽嫔和信贵人都在院子里等着他。

    裴清殊满头雾水地看向淑妃。

    淑妃招手让裴清殊到自己身边来,自然地帮他整理了一下领口。

    “别怕,皇上传了口谕,应不是什么大事儿。你同我们一道跪着接旨就是了。”

    裴清殊点点头,和淑妃她们一道跪了下来。

    看着眼前禄康安的靴子,裴清殊忽然觉得,当太监能当到禄康安这个份儿上,似乎也没那么惨了。别看他们这些主子平日里尊贵,一到禄康安给皇帝传个什么话的时候,他们不还是得乖乖跪一个太监吗?

    好在禄康安并不拿乔,裴清殊才要跪下,就被他亲手扶了起来。

    “诸位主子快起来吧,皇上说了,不用跪着听旨。”

    裴清殊听了,庆幸地站了起来。

    淑妃却是在心里暗骂,这个该死的奴才,怎么不早说!

    “皇上口谕,怜惜十二皇子年幼多病,特赏赐他人参两株,燕窝一盒,玉佩一枚,蹀躞两个,绫罗八匹,文房四宝一套,及乾元殿太监一名。”

    裴清殊刚开始还只当皇帝是给他送礼的,没想到最后一句……竟是送给了他一个大活人!

    其他人听了,心中的惊讶只比他多,不比他少上分毫。

    要说这些礼物都只是寻常,对比皇帝以往给别人的赏赐,甚至有些少。可丽嫔和信贵人她们惊讶的是,皇帝竟然会赏给裴清殊一个御前太监。

    要知道在以往的皇子里头,不管是皇帝的长子还是嫡子,甚至是被公认为最聪明的六皇子,都从来没有得到过这种待遇。

    果然……俪妃的儿子,还是不一样的么?

    淑妃心里想的,却和她们略有不同。今日皇帝又是让四皇子来教裴清殊认字,又是赏他太监的,难道是在嫌弃她没有照顾好孩子吗?

    压着火接了圣旨之后,淑妃连自己屋里都不想回,就想直接冲去乾元殿,找皇帝问个明白。

    禄康安是个人精,看出淑妃心里好像不高兴了,连忙拦住她道:“淑妃娘娘这是要往哪里去?”

    淑妃语调有些扭曲地说:“皇上赏了殊儿这么多东西,本宫心里头感激得很,自然是去替殊儿谢恩的。”

    丽嫔看出些端倪,想要留下来看热闹。谁知道信贵人一直拉着她的衣袖,给她使眼色。

    丽嫔装作没看懂的样子,推了信贵人一把:“哎呀你总拉我做什么,你要回屋就自己先回去。”

    信贵人无奈,只得自个儿先走了。

    丽嫔正想看看禄大总管和淑妃两个要怎么斗法,就见淑妃突然转过头来,朝她骂道:“多事的东西,这里和你有什么干系,还不快滚!”

    热闹没看成,还被淑妃当成撒气筒当众骂了一句,丽嫔又羞又气,涨得脸色通红,却也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

    “殊儿,你也先回屋去。”淑妃说着,给玉栏使了个眼色。玉栏会意,连忙把裴清殊抱了起来,迅速离开“战场”。玉岫则引着那几个呈着礼物的太监进屋。

    闲杂人等避开之后,禄康安说话就方便多了:“娘娘,打从您进王府那天起,奴才就和您认识了。说句没脸没皮的话,奴才和娘娘,也算是认识十几年的故交了。以奴才对娘娘的了解,娘娘现在这架势若是去了乾元殿,恐怕不是向皇上谢恩的吧?”

    淑妃冷哼一声,干脆直言:“禄公公,都说后母难当,以前我还不信!现在本宫才知道,这叫什么一个什么滋味!这些日子,本宫对殊儿尽心尽力,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都先紧着给他,连令仪都吃味,觉得我偏心她弟弟了。皇上倒好,非年非节的,不过昨儿个见了一面,就当着旁人的面送这些个东西,还送个大活人过来压着。他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直接说出来就是了。你说说看,这不是在打我的脸是什么?”

    禄康安见她朝着自己滔滔不绝地抱怨了一大通,不但不着急,心里反而轻松了不少。淑妃憋着的这股火,好歹是朝他发出来了,没有对着皇帝一通乱吼,不然事情只会变得更加麻烦。

    “淑妃娘娘,您消消气,听奴才说两句话。这一回呀,您实在是多心了。皇上昨儿个见了小皇子,就跟奴才夸淑妃娘娘把这孩子养得好。只是淑妃娘娘这里什么都不缺,赏赐娘娘寻常的金银珠宝,倒是显得俗气了。所以皇上亲自画了图纸,叫内务司打造了一根点翠嵌珠凤凰步摇。只是需要耗费些功夫才能做好,皇上打算过几日亲自送给您了。”

    淑妃听了这话,心里才舒服一些:“公公此话当真?”

    禄康安啧了一声:“我的娘娘诶,您就是借奴才一百个胆子,奴才也不敢假传圣旨啊!”

    “可是,凤凰……”淑妃抿着嘴,浅浅一笑,“那不是皇后娘娘才能用的东西么。”

    “正因如此,才显得出娘娘您的尊贵嘛。左右这是御赐的东西,您就是戴了,皇后娘娘也说不着什么的。”

    淑妃心里有数,只要皇后还在一天,这带有凤凰式样的首饰,她就是有,也只能在自个儿宫里戴着,不便出去招摇。不过不管怎么说,皇帝能有这个心,实属难得。

    禄康安趁机再劝:“皇上赏赐十二皇子东西也好,送人也罢,这都是给十二殿下的体面,也是给娘娘您的体面。娘娘可不要糊涂了,到乾元殿去闹,辜负了陛下的一片心意。”

    淑妃叹了口气,疲倦地说:“罢了,是本宫想岔了,给公公添麻烦了。今日的事情,还请公公为本宫保密,在圣上面前就不要提了。”说着看了玉盘一眼。

    玉盘会意,连忙请禄康安去花厅喝茶打赏。

    禄康安在宫中地位超然,一般的妃嫔打赏的东西,他都不怎么看得上,这几年已经很少收了。不过淑妃荷包丰厚,送的东西也精巧,禄康安很少拒绝。这一回他就更不能不要,省得淑妃心里不踏实。

    禄大总管收礼的同时,琼华宫的另一端,裴清殊正和新来的太监福贵面面相觑。

    昨天他与裴清殊有过“一背之缘”,不过两人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什么话。福贵不是那种油嘴滑舌的太监,看起来人挺老实的,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从身份上来说,福贵是御前送来的人。年纪比小德子、小悦子他们大上好些,理应要做他这里的管事的。

    只是这么个老实性子,能立的起来么?

    裴清殊有点替他担心。

    二十两银子对于小皇子来说或许不多,但对于裴清殊这种普通人家出生的孩子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前世裴清殊的家庭总收入,一年也不过四五十两银子,这还是赶在好的时候。因此一个月能得二十两银子,裴清殊已经觉得很感激了。

    淑妃在这个时候叫人给他送钱来,不管是内务司送来的,还是当真是淑妃自掏腰包垫给他的,裴清殊都觉得十分感激。临用晚膳之前,裴清殊就来到正殿,向淑妃谢恩。

    淑妃拉起他笑道:“都是自家人,何必这样客气。不过你来的正好,本宫正想差人与你说。再过半年,等你开蒙了,你就要搬去庆宁宫住了。本宫寻思着,不如这剩下的几个月,你便同本宫一起用膳,你意下如何?”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