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订阅超过60%可以立马查看最新更新, 否则需要等待24小时。  玉盘在一旁听了, 不禁笑道:“妈妈懂的倒是多, 看来是见过世面的。”

    孙妈妈忙道:“不敢不敢,叫姑娘笑话了。”

    看完卧房,淑妃又领着裴清殊去右边的书房看了眼, 便先走了。

    “本宫回去换件常服,你也换件衣裳, 就来正殿用膳吧。”

    裴清殊应了,由着新分给他的宫女玉栏帮他换衣裳。

    相比起有些盛气凌人的玉盘, 玉栏看上去年纪小些, 为人也和善许多。见裴清殊话不多,玉栏便主动介绍起自己来:“奴婢今年十六岁, 进宫有五年了。早先在家时,有个弟弟同殿下差不多大。想是因着这个, 淑妃娘娘才叫奴婢来伺候殿下。”

    裴清殊抬起眼睛,用稚嫩的童音问她:“你弟弟也五岁吗?”

    玉栏一听就笑了:“回殿下的话, 奴婢的弟弟五年前五岁, 现在已经有十岁啦。”

    裴清殊“喔”了一声,忍不住有点儿脸红。要装小孩,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换好衣服后, 裴清殊便牵着孙妈妈的手,跟着玉栏一道往淑妃所在的正殿走去。

    玉栏赞赏地说:“殿下已经不用抱啦?敦嫔娘娘所出的十殿下, 现今都六岁多了, 还要人抱呢。”

    孙妈妈与有荣焉似的, 笑呵呵地说:“咱们殿下懂事早,能自个儿走,就不叫人抱着,别提有多心疼咱们呢。”

    玉栏笑了笑,伸出手臂给他们瞧:“枉费奴婢这三天来一直抢着帮小厨房搬西瓜呢,看来这臂力是白练啦。”

    主仆几人有说有笑地来到正殿,裴清殊到时,淑妃正在由宫女伺候着净手。

    “好孩子,快过来。”淑妃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裴清殊几眼,发现他只是换上一身普通的牙白色杭绸常服,整个人的气质便显得尊贵了许多,不禁笑道:“果真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瞧瞧咱们十二殿下,一把那身粗布衣裳换下,就跟那画中的人儿一样。”

    玉盘笑着附和道:“这还不是沾了娘娘的尊贵气儿么。这还只是成衣呢,等过两日尚衣局的人来给殿下量尺寸,到时候做了合身的衣服,才叫美呢。”

    淑妃斜她一眼道:“还等过两日做什么,明儿个便叫尚衣局的人来!成衣哪有量体裁衣来的舒服?”

    “娘娘说的是,是奴婢糊涂了。”玉盘真没想到,自家主子明知这十二皇子可能养不长,竟还这般用心。如若不知内情,还当裴清殊是她的亲儿子呢。

    裴清殊学着淑妃刚才的样子,把手放在水盆里,上下翻了翻,再用宫人递上来的布巾擦了擦手。然后在宫人的引导下,被孙妈妈抱到属于他的位置上。

    淑妃看着他笑道:“你二姐姐今日在慧曜楼用饭,不回来同咱们一道用了,不然才叫热闹呢。”

    裴清殊点点头,下意识地往桌面上扫了一眼。桌上大约摆着十几道菜,有荤有素,颜色搭配得极好。荤的有西湖醋鱼、板栗鸡、香酥鸭等,素的有莼菜羹、玫瑰豆腐等等,都是些小孩子爱吃还咬的动的菜。

    裴清殊啃了大半个月的干馒头,吃了大半个月的清粥小菜,这会儿冷不丁看到这么多菜,哪怕许多菜都只是家常做法,还是让他胃口大开,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殿下,您先喝碗汤垫垫吧。”玉栏知道冷宫那地方恐怕吃不到什么好吃的,怕裴清殊突然之间吃了太多油水,胃口会受不住,所以先给他盛了碗汤。

    裴清殊下意识地伸手要接过,却被玉栏躲开了:“殿下这是做什么,让奴婢来喂您就好了。”

    淑妃也说:“怎么了,可是玉栏笨手笨脚,用的不习惯?”

    裴清殊无奈了,只能摇摇头,由着玉栏一口一口地喂他。

    以前在冷宫里的时候,总共也没两个菜,所以裴清殊自己就能动手吃。现在菜多了,难免有够不到的地方。身为主子,裴清殊当然不能站起来够菜,全程都是由一个叫小德子的小太监瞧着他的眼色帮忙布菜。

    裴清殊越看越觉得神奇,这小德子就跟他肚子里的蛔虫似的,他想吃哪道菜,只要瞄上一眼,还什么都没说呢,小德子就会跑去给他夹。一顿饭下来,主仆之间好像已经构成了某种默契。吃到最后的时候,还没等裴清殊有所表示,小德子便已经主动给他夹了他想吃的菜,不愧是在宫里头摸爬滚打,看人眼色长大的。

    这一顿饭,裴清殊只吃了七八分饱,就说自己吃好了。淑妃也没多言,用过饭,稍留了裴清殊坐一会儿,就叫他回去了。

    临走前,淑妃拉着裴清殊的手说:“有什么不习惯的,甭憋在心里,同本宫说便是。若缺了短了什么,只管找你玉盘姐姐要。”

    裴清殊点点头,却听玉盘笑道:“奴婢今年都二十了,哪还好意思让殿下叫一声姐姐。”

    淑妃轻哼一声,笑道:“你这蹄子,当本宫看不出来,你是想诓人家叫你姑姑呢。本宫偏不依,就让殊儿跟着令仪叫你姐姐,你又如何?”

    玉盘好笑道:“姐姐便姐姐,奴婢有什么不乐意的,左右殿下叫什么,都是奴婢占足了便宜。”

    淑妃摇头,无奈地笑:“瞧你这泼辣性子,半点不肯吃亏的,回头本宫还怎么给你找婆家呀?”

    提起婆家二字,玉盘终于如其他姑娘一般羞红了脸:“娘娘说什么呢,奴婢都这么大了,还找什么婆家,留在宫里一辈子伺候娘娘便是了。”

    “你要留,我还不要呢!”淑妃玩笑了一句之后,转过头对裴清殊说:“好了,不耽误你休息了。刚来新地方,肯定好多不习惯的,快回你房间看看吧。明儿早上不必急着起,睡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歇上两天,习惯了再说旁的。”

    裴清殊道了谢,便告退回房。

    回屋之后,天色刚刚暗下。因着裴清殊年纪小,又刚病过一场,玉栏便问:“殿下可要安歇了?”

    裴清殊摇摇头道:“把娘娘分给我的下人都叫来,认认人吧。”

    玉栏应了一声,叫人去了。

    孙妈妈趁机凑到裴清殊耳边,低声道:“这玉栏姑娘倒是个好性子,不过那玉盘姑娘恐怕不是个好相与的。说是个宫女,瞧着竟像个主子,比起富贵人家的小姐都不遑多让呢。”

    裴清殊却不怵她:“怕什么,我们不得罪她就是了。”

    玉盘在琼华宫的地位虽高,可说到底不过是个宫女,靠淑妃的脸面活着的。裴清殊再怎么落魄,也是个皇子,他不能把姿态放得太低了,不然只会更加让人瞧不起。

    说话间的功夫,玉栏便领着人回来了。

    下午裴清殊刚进门时,只顾着看新屋子了,倒没注意这些下人。这会儿呼呼啦啦地跪了一大屋子,裴清殊才当真有了点儿做“主子”的感觉。

    下人们请完安后,由玉栏一一向他介绍,被点了名字的人再站出来单独问安,在裴清殊面前混个脸熟。

    一通介绍之后,裴清殊数了数,他现在有两个一等宫女,四个二等宫女,四个三等宫女。两个贴身伺候的太监,四个粗使太监。此外还有四个尚未上岗的轿夫,和四个粗使婆子。加上孙妈妈,竟有二十五人之多。

    玉栏向他解释道:“淑妃娘娘想着,冷宫里没有太监贴身伺候,怕殿下不习惯,所以现在伺候的宫女多些。这也是殿下年纪还小的缘故。等殿下进学了,内务司应当还会再送些太监过来,方便殿下使唤。”

    裴清殊点点头,对于这样的安排比较满意。他现在虽是个男子,可还是没办法完全习惯让太监贴身服侍自己。宫女的话,就没什么抵触心理了。

    除了玉栏之外,另一个一等宫女名叫玉岫。相比于姿容平平的玉栏,玉岫就要漂亮许多。玉岫看起来没有玉栏那么热络,对于裴清殊这个新主子,既不贴着,也不失礼,感觉就是淡淡的。

    另外那些二等、三等宫女,裴清殊一时实在记不得名字,只得作罢,留着以后慢慢认。

    两个贴身伺候的小太监,裴清殊倒是都记住了。一个是刚才帮他布菜的小德子,已经在裴清殊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另一个叫小悦子,比小德子小两岁,今年才十岁,脸上瞧着还稚气未脱呢,就已经对宫里的情况十分了解,能够独当一面了。

    看着小悦子卑躬屈膝的样子,裴清殊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幸运。冷宫里出生的皇子又怎么样,好歹是个主子。要是轮回转世变成了太监,那才叫惨呢。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