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皇子奋斗日常 > 218.意外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订阅不足50需要等待72小时, 补订足比例即可看到最新更新。  虎儿呆呆傻傻地看着自己的亲娘, 过了好半天,才安慰地拍拍她的后背。

    跟村里人打听过后孙妈妈才知道, 原来这家人已经有三个儿子,四个闺女了, 根本不缺儿子。赵家当初的那些遗产, 全都被族人瓜分了。她娘家人闹了一场,才把她的嫁妆抢了回去。可她娘家又没有人愿意抚养虎儿……

    难怪虎儿会过成现在这个样子。

    孙妈妈提出要把虎儿领走的时候,那家人一点都没有舍不得的意思, 只是张口跟孙妈妈要钱,说他们抚养虎儿这些年花了不少银子。

    孙妈妈检查过了,虎儿虽然瘦弱了些,但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她想了想,没有交出裴清殊给她的那锭金子,只是把自己那二两银子的月钱给了他们。她性子良善, 觉得不管怎么说, 他们都给了虎儿一口吃的, 没有虐待虎儿。至于说养虎儿花了多少银子……在乡下的开销本就不大, 她夫君当年留下的遗产,足够养这么一大家子好几年了, 她不欠他们的。

    领走虎儿之后, 孙妈妈忽然迷茫了。距离裴清殊开蒙还有半年时间, 她还不能带虎儿进宫。

    要是不回宫的话, 她现在手里有一个金元宝, 自己带着虎儿,做点小买卖不成问题。

    可是,裴清殊该怎么办?他才从冷宫里出来,身边只有她一个熟悉的人,她不能离开裴清殊……

    手心手背都是肉,孙妈妈没有办法,只能领着虎儿回到自己的娘家,求她哥嫂暂时抚养虎儿。

    她哥哥听说孙妈妈从冷宫里放出来了,还住进了淑妃娘娘的寝宫,听了之后倒是有些松动。可她嫂子李氏就没那么好说话了,一直阴阳怪气地说家里没钱,手头紧,养不起虎儿。

    孙妈妈见嫂嫂不乐意,忙把那金元宝拿了出来。

    一个金元宝大约能换六两银子,孙妈妈的哥哥现在给富贵人家做长工,一年所得不过十几两银子。

    像孙家这样的普通人家,平时用的都是铜钱,使银子的时候都不多。冷不丁见到金子,李氏当即双眼发亮,略略思索后便答应下来。

    孙妈妈看着瘦弱的儿子,心疼地拜托哥嫂好好照顾虎儿。再过几个月虎儿也是要入宫的,现在这副模样实在难以见人。哥嫂皆应了,留孙妈妈吃了顿饭,才送她出门。

    临走之前,孙妈妈给虎儿塞了些铜板,让他自己收好了,别委屈自己。

    虎儿几个月大时,孙妈妈便离开了他。对于这个生母,虎儿并没有什么感情,但也并不觉得讨厌。

    见他点头答应了,孙妈妈才含着眼泪走了。

    回到宫中之后,孙妈妈把自己今日的所见所闻挑主要的学给裴清殊听。说着说着,她又忍不住掉下泪来。

    裴清殊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妈妈都是为了我,才会顾不上虎儿哥哥的,这原是我的不是。”

    孙妈妈忙道:“这怎么能怪到殿下头上!原以为我那婆婆就这么一个孙子,定会将他心肝肉似的养着,谁知……唉,造化弄人啊。”

    说起造化弄人,裴清殊也有同感。

    几年之前,他打死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成为皇子,还给人家做了养子。

    现在呢,一切已成既定的事实。既然已经发生的都改变不了了,他只能从现在开始好好奋斗。

    要说他努力的成果,可是说是非常喜人的。不到两个月时间,他的生活就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出了冷宫,俪妃她们也得到了照应,一切都看似在往好的地方发展。

    可是在裴清殊的心里,一直都埋藏着一颗忧虑的种子,那就是有关灭国的事情。

    他刚来时不清楚年份,只知道国号仍旧是大齐,所以他应该是回到了灭国之前。

    后来他以各种方式旁敲侧击,总算从孙妈妈那里得知,今年是延和十二年。

    裴清殊无事时梳理过很多次时间线。裴清殊前世,也就是陆清舒就是延和年间生人。但是对于延和年间发生的事情,裴清殊了解不多。因为陆清舒是延和末年出生的,在他还很小的时候,现在这个皇帝就驾崩了。

    改朝之后的年号是宣德。严格意义上来说,陆清舒是在宣德帝,也就是末代皇帝统治期间长大的。所以对于那一朝的事情,裴清殊知道的比较多。不过,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他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裴清殊前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深闺女子,没有什么大的野心。就算现在成了皇子,所希望的也不过是亲人平平安安,自己能够当一个闲王而已。

    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国家不能灭亡。

    以他目前的思维能力,裴清殊觉得改变这一切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让历史的洪流直接从延和朝结束时改变,不让荒淫无道的宣德帝上位。

    他不想让悲剧重演,不想做亡国奴,可他是皇帝幼子,血缘问题还遭到质疑,对政务又一窍不通。现在的他太弱小了,根本都不敢有自己做皇帝的想法。

    不过要是可以的话,裴清殊会竭尽全力,帮助一位贤德的皇兄坐上皇位。

    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小豆丁,就有这种帮人夺嫡的想法,看起来似乎是大言不惭了一点。不过裴清殊思来想去,都觉得自己别无他法。

    要是他不知道灭国的事情也就罢了,安安心心地混吃等死也没什么不好。可是既然知道,就没办法什么都不做,总要努力一把。就算不成,死了也没什么可遗憾的。

    况且他好歹也是个皇子,不是什么没名没分的阿猫阿狗。只要将来努力一些,还是能够争取到一些话语权的吧。

    不说旁的,就拿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来说。淑妃为什么平白无故地对他这么好?裴清殊没有自我感觉良好到觉得淑妃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喜欢他这个人。归根结底,淑妃还是看中了他的皇子身份,想要将来老了有个依靠,令仪有人撑腰,所以才会在他身上投入这么多。

    对于淑妃的计划,裴清殊心中有数。他又不是真的小孩儿了,能看不出来当时玉盘和淑妃一唱一和,都是提前排练好的吗?

    但他当时没有往坏的地方想,只觉得有人帮他关照俪妃她们,是一件值得感激的事情,便顺水推舟,叫了淑妃一声母妃。

    这声母妃叫出来时,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他和俪妃才认识没几天的时候,对着和自己实际年龄差不多的俪妃,不也一样叫了母妃吗?

    为了生存,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而且说句老实话,和俪妃相比,淑妃年纪大些,对他的关心也更多,反倒更像是一个母亲。

    不仅如此,裴清殊看得出来,淑妃对他哭诉的时候,她恐怕也动了真心,不然不会哭的那么自然。

    裴清殊早就想过了。只好淑妃不对俪妃生什么坏心,一直像现在这样对他好,等他长大了,他也会像侍奉亲生母亲一样,好好孝顺淑妃。

    他的出生虽然不幸,但幸运的是遇到了很多贵人。孙妈妈,绿袖,淑妃,这些女人都是他生命中的贵人,哪一个他都不能忘。

    自打裴清殊改口叫了淑妃母妃之后,淑妃脸上的笑容就没停下来过。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用晚膳的时候淑妃就向裴清殊提议,说是后天要带他去荣贵妃那里做客。

    说是做客,说白了淑妃的主要目的就是出去显摆的,毕竟只有出门才能逢人就炫耀自己新得了一大儿子不是。

    对于去宝慈宫做客这件事,裴清殊兴致缺缺。当初在宴会上答应荣贵妃去做客不过是出于礼仪而已,没想到淑妃还真想带他去。

    淑妃看裴清殊没什么表情地答应下来,当他是在嫌弃夹在女人堆里无趣,便用一种哄小孩子的语气说:“放心,后日是你四皇兄生日,你好些兄弟都会去顽的。”

    裴清殊这才来了精神,瞪大了眼睛道:“生辰?母妃怎么不早告诉我呀,我都没准备贺礼啊!”

    “放心,你和令仪的那份,母妃早就帮你们准备好了。而且这次去宝慈宫,咱们只当是平常串门,不要提你四皇兄寿辰的事情。”

    裴清殊不解地眨眨眼:“为什么啊?”

    琼华宫是配有小厨房的,只有贵嫔位以上的后妃才有资格使用小厨房,因此琼华宫的小厨房基本上就是淑妃专用的。

    以前令仪公主还住在琼华宫的时候,内务司都是把属于公主的那一份食材直接送到琼华宫的小厨房,和淑妃并在一起用。到了裴清殊这里,如果他不打算效仿令仪公主的话,也可以让人把他的份例送到御膳房去。只是那样一来,他和淑妃未免显得太过疏远。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