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皇子奋斗日常 > 199.傅家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订阅不足50%需要等待72小时, 补订足比例即可看到最新更新。

    几乎是她话音刚落,大公主也完成了七根。紧接着是二公主, 三公主,四公主……

    公主们的比赛结果和排行一样, 可以说是十分无趣了。

    不过, 这样倒也不错, 起码不会因此而引发什么额外的“战争”。

    定妃拔得头筹之后, 得了一个八宝连珠项链。东西是好东西,材质工艺都没的说,就是款式有些老气。

    邻桌的敦嫔见了, 凑上来说了几句吉祥话。定妃不知怎么想的,竟随手就把那条项链赏给了敦嫔。

    敦嫔一愣,想接又忌惮着荣贵妃的脸面, 连忙向主桌望去。

    她同全贵妃关系好,见全贵妃暗暗向她点头,便伸手接了。

    荣贵妃见了, 面上难免有些不好看,好像被人无形地打了一巴掌似的。不过当着众人的面, 她也没说什么。

    宴会散了之后,荣贵妃把淑妃留下,单独同她说话。

    不及荣贵妃开口, 淑妃便恨声道:“这个定妃, 穿针弄线的功夫倒是不错, 怎么不扎死她!”

    荣贵妃心里本还憋了一口闷气, 听淑妃这么一说,反倒气不起来了,还反过来劝起了淑妃:“罢了,咱们还是少和定妃置气。她和我们差了十来岁,不是一个辈分的人,求的东西也不一样。到了咱们这个年纪,争的不是宠爱,也不是一时的意气,而是权力和地位。”

    淑妃咬牙道:“可我就是看不得那个小蹄子嚣张的模样!”

    荣贵妃低声道:“你且想想,她还能嚣张多久?去年她小产的时候,太医不是说了,定妃伤了身子,很难再有了。现今皇上不过图她年轻,等过两年也就倦了,可你还有令仪和殊儿呢。”

    淑妃听了这话,心里才好受些。

    不过就算是领养了裴清殊,淑妃心里到底还是意难平:“要不是当年我错信了纯妃那个贱人,现在我也能有自己的皇儿了……”

    自打淑妃滑胎之后,数年来类似的话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可-荣贵妃还是十分耐心地劝她:“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殊儿懂事,也不整日闹着要找俪妃,你要知足才是。”

    淑妃擦擦眼角溢出的泪水,叹息道:“殊儿是不错,可他四岁多了,已经能记事了。我就怕这孩子养不熟,心里头还一直惦记着俪妃。”

    荣贵妃笑笑,低声道:“别怕,我教你一个法子。”

    ……

    令仪把裴清殊送回琼华宫后,自己还要赶在宫门下钥的时间之前回到慧曜楼去。裴清殊为表谢意,借花献佛,打算把三公主送他的那套文房四宝转手送给令仪。谁知令仪却出人意料地放着打压三公主的机会不要,让他自己收着。

    “就你那点儿东西,还是自己留着用吧,本公主才不稀得要呢。”

    说完就走了。

    裴清殊摇摇头,不得不感慨,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瞧瞧人家荣贵妃,八面玲珑的,教出来的女儿也是聪明伶俐。

    令仪人虽不坏,嘴巴却毒。但凡遇上个不容人的,只怕要吃亏。

    至于三公主……裴清殊虽然还没见过皇后,但从他这位三皇姐身上看,裴清殊已经能想象出皇后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了。

    恐怕不会是个好相处的。

    不过由此,裴清殊想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他记得自己以前在冷宫的时候,就觉得他们的吃穿用度虽然非常紧缺,却没有想象中的差。当时他就猜测,不是皇后贤德,整治后宫有方,就是有人在特意关照俪妃他们。

    现在看来,应当是后者。

    那么,会是谁在暗中关照俪妃呢?

    能有这个能力的人,肯定不会身居低位。

    可当年俪妃进宫不过一年,就被打入冷宫。再加上她的这个脾气……真不像是能在短时间内交到什么挚交好友的人。

    裴清殊思来想去之后觉得,最有可能的人,就是皇帝。

    想到自己顺利离开冷宫的事情,裴清殊似乎懂了什么,又更迷糊了。

    他出来这么久,都没有遭遇过什么真正的明枪暗箭,看起来皇帝已经不打算追究当年的事情了。既然如此,皇帝为什么不接俪妃出来?是俪妃不肯么?

    “殿下想什么呢。”孙妈妈把他抱到床上,给他盖被子的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句,“瞧您刚才那副模样,和十一殿下真是一模一样,不愧是亲兄弟。”

    想起十一皇子那副小老头的样子,裴清殊内心是拒绝的:“妈妈,我比十一皇兄要讨人喜欢一些吧?”

    “那是自然了。”孙妈妈不假思索地说:“在奴婢看来,您是这世上最漂亮、最招人疼的孩子。”

    “那母妃为什么不疼我呢……”裴清殊低低地说:“母妃要是想的话,应该很容易就能离开寒香殿了吧……”

    孙妈妈愣了愣,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殿下长大了。”

    裴清殊黯然地垂下头。

    “俪妃娘娘有她的苦衷,殿下千万别记恨她。”孙妈妈压低声音道:“说起这个,我还想同殿下商量一件事。奴婢前儿个领了月钱,足有二两银子呢。奴婢想着,寒香殿的日子实在是太清苦了,两位娘娘和绿袖她们着实不易。所以奴婢想要换些东西,接济一下两位娘娘,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裴清殊听了孙妈妈这话,为难道:“妈妈说这话,当真是要羞死殊儿。我身为人子,每个月能得二十两银子,却还不能接济生母……倒要叫妈妈替我操心。”

    孙妈妈忙道:“殿下别这么说,您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况且您的银子都是经过淑妃娘娘的手的,要是叫淑妃娘娘知道了,总归不好。”

    “妈妈所说,正是我所想的。”裴清殊指的是后半句,“咱们住在琼华宫里,总归要顾忌到淑妃娘娘的心情。不光是我,妈妈也是一样的呀。”

    孙妈妈心中一惊,忽然明白过来——她想在人家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情,淑妃不可能不知道的。不管用的是她的钱还是裴清殊的银子,她是裴清殊的乳母,在淑妃的眼里,恐怕都是一样的。

    她想要接济俪妃和恩嫔她们,固然是好心。可在这宫里,好心很容易办坏事,甚至害了她最珍视的人。

    想明白这一层之后,孙妈妈连忙跪倒在地上,向裴清殊赔罪:“殿下说的是,是奴婢一时糊涂了!殿下放心,奴婢绝不会再轻举妄动,给殿下添麻烦的。”

    裴清殊笑了笑,嘴上说无事,心底却有些不安。

    现在他自己的衣食住行倒是不用发愁了,就是夹在生母和养母之间,着实为难。

    次日一早去正殿向淑妃请安的时候,裴清殊调整好心情,尽量不让自己的纠结表现在脸上。

    不过他心里有事,吃的不多。淑妃见了便问:“可是昨儿个宫宴累着了?”

    裴清殊摇摇头:“您和荣娘娘才是辛苦。”

    淑妃笑了笑,往他身前瞄了一眼:“荣娘娘送你的那个项圈儿,怎么没戴上?”

    裴清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太沉了。”

    淑妃宠溺地笑道:“你呀,真是个小懒虫。罢了,在琼华宫里不戴就不戴了,要是再出门时可得戴上。既体面,又能显得你承了荣贵妃的情。”

    裴清殊知道她说的有道理,便点头答应下来。

    说完荣贵妃的礼物,裴清殊又向淑妃“显摆”两位皇姐送了自己什么。淑妃听了,含笑点点头,看着玉栏道:“这都是殊儿的东西,你可得帮着看好了。回头大公主和三公主生辰,别忘了回礼。要是库房里东西不够用,就和玉盘说,从本宫这儿取就是了。”

    玉栏应了,裴清殊连忙道谢。淑妃摸摸他的头,和蔼道:“与本宫还这么客气做什么,你令仪姐姐从我这儿拿了东西,可从来不带说起个谢字的。”

    裴清殊笑笑不说话,玉栏却道:“要说起来,娘娘和公主可真没白疼十二殿下。”不待淑妃发问,玉栏就把昨儿个在酒席上的小插曲给淑妃学了。淑妃听了之后,心中十分熨帖,看着裴清殊的眼神里更多了几分喜欢。

    “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殊儿年纪虽小,这性子却是与我和令仪一般,容不得旁人欺负咱们自家人。”淑妃垂了垂眼皮,忽然叹了口气:“若你是我亲生的便好了。”

    裴清殊闻言,心头不免生出十二分诧异。

    在他来到琼华宫的这段日子里,类似于亲生、抱养的字眼简直成了禁忌词。下头人一个都不敢多嘴,生怕触了淑妃的逆鳞。却没想到,今日淑妃竟然会自己主动提起来。

    此事必有蹊跷。

    淑妃低着头,小声啜泣,也不说话。玉盘替她站出来道:“咱们娘娘不光待十二殿下好,娘娘还爱屋及乌,给寒香殿送了好些东西呢!”

    “玉盘!”淑妃抬起头,瞪着玉盘道:“要你多嘴!”

    “今儿就当奴婢多嘴了,娘娘要打要罚,奴婢都认了。只是奴婢死了之前,要是不把这些话说出来,心里实在是憋得慌。”玉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就没见过娘娘这样的,掏心掏肺地对养子也就罢了,还用自己的体己钱去补贴人家的生母……您图什么呀!”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