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皇子奋斗日常 > 138.求助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订阅超过60%可以立马查看最新更新,否则需要等待24小时。  裴清殊环视亭中人一圈, 略一思索之后, 便动起笔来。

    他最擅长的是工笔画,山水写意也不算差, 不过现在十二皇子的这个身份还没有受过正式的教育,裴清殊不想太过扎眼, 于是他只用简单的线条,给在座的每一个人画了一幅小像。

    说来神奇, 他只是寥寥几笔, 就把人物的主要特点全都勾勒了出来。四皇子的严肃认真, 五皇子的温和中庸,七皇子的活泼好动, 九皇子的尖酸刻薄,全都跃然纸上。

    不用裴清殊说谁是谁, 他们自己就能分辨出来了。

    在座的皇子之中, 属七皇子最爱画。看到裴清殊的作品之后, 七皇子盯着看了好一会儿, 忍不住赞道:“妙,真是妙!十二弟的笔法虽然还不成熟,但是他太会抓人的特点了。我还是头一回看到有人这样作画的!”

    裴清殊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也是跟母妃学的。”

    这话半真半假, 倒也算不得扯谎。民间早有这种画法, 裴清殊原来就会。

    不过俪妃也的确画过这种画。

    在裴清殊知道俪妃是个写话本的作者之后, 曾经偷偷看过她的手稿, 上面就有很多这种小像。俪妃当他不认字, 也没管他,就由着裴清殊看了。

    真要追究起来,也露不出什么马脚。

    七皇子听了,佩服地说:“不管怎么样,十二弟真是天赋异禀。还未正式入学,握笔的姿势就很端正了。我在你这个年纪,画的可全是鬼画符。”

    五皇子好笑地说:“你还好意思说呢,刚搬进庆华宫那会儿,你到处乱画,还不承认!害得我们一起被教养姑姑罚。”

    七皇子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转过头对裴清殊道:“说起庆华宫,十二弟你什么时候才能搬进来啊!到时候咱们一块玩儿呗!”

    裴清殊笑道:“腊月就到岁数了,不过赶上年关,不知道母妃会不会留我过了年再走。”

    几人听他已经改口叫淑妃母妃,心中都各有想法,不过只有九皇子口无遮拦地说了出来:“左一个母妃,右一个母妃,都不知你说的是谁了。”

    “养母也好,生母也罢,都是我的母妃。不过我现在是住在琼华宫的,我指的是哪位母妃,应该很明显吧。”裴清殊一本正经地说到这里,忽而狡黠地一笑。不过这种神情转瞬即逝,他很快就变成了一副老实巴交、为兄长担忧的样子,“九皇兄要是连这都听不出来,读起书来岂不是很费脑筋么?”

    七皇子听了这话,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九皇子气急败坏地直跺脚:“你胡说什么,我功课好着呢,先生都经常夸我的!”

    裴清殊淡定地说:“噢,那就好那就好。殊儿没看出来,皇兄别跟我一般见识。”

    “你!”九皇子向来自负,觉得自己文采过人。这会儿听裴清殊说什么“没看出来”,简直就是对他赤-裸裸的讽刺。可偏生裴清殊年纪小,又是一副乖巧可人的样子,九皇子还什么责怪的话都说不出来,真是憋了一肚子的气没处发。

    好在就在这时,正殿里来了个小宫女,叫他们去花厅用膳。

    这么一打岔之后,九皇子脸上的热度消退了些,也顾不上再针对裴清殊了。

    裴清殊没想到,他和七皇子还挺聊得来。两人一路说笑,倒也自在。

    因为荣贵妃不打算给四皇子大办生日宴的缘故,今日宝慈宫只给他们几个皇子安排了一桌酒席。成妃和丽嫔她们送完了礼,坐了一会儿就回去了。庆嫔识趣,也适时地告退,让荣贵妃和淑妃姐妹两个单独谈天。

    闲杂人等一走,淑妃便站起身,拜谢荣贵妃。

    荣贵妃见了,连忙扶起她,一脸惊讶地道:“妹妹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多谢姐姐教我,让我主动接济俪妃。现今殊儿不用再挂心她了,对我的恩情也更加感激,还改口叫我母妃了,这都是多亏了姐姐的好法子啊!”

    荣贵妃笑道:“我还当你要说什么,原来是这事儿。我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罢了,真正出钱出力的,还不是你么?”

    淑妃一脸幸福地说:“嗨,这点钱算什么。要不是姐姐,就我这个笨脑子,还不知道要用多久才能让殊儿叫我母妃。这下我总算是放心了,晚上都能睡一个踏实觉了。”

    姐妹俩欢欢喜喜地用过一顿饭,到了午歇的时间,淑妃就领着裴清殊回去了。

    裴清殊这一上午打起精神,应付了这么多人,早已经累坏了。回去的路上,他就靠在淑妃身上,闭上眼睛小憩。淑妃把他搂在怀里,轻柔地拍着他的手臂。

    裴清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迷迷糊糊地叫了一声“娘”。

    淑妃听了,脸上的笑容愈发慈爱起来。

    按照宫规,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所有后妃都要去坤仪宫中给皇后请安。不过这个月的十五赶上了中元节,后宫众人要去祭祖。于是皇后便让人通知六宫,将这个月的问安改在了十四。

    七月十四这天一大早,天儿还没亮呢,琼华宫里便上了灯。淑妃起的就已经很早了,可丽嫔和信贵人她们起的更早。因为身为低位妃嫔,她们不能叫主位娘娘等,必须先去正殿候着淑妃。

    裴清殊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听见外头有响动。不过淑妃昨晚已经提前和他交待过了,裴清殊就没当回事,翻了个身继续睡,比平日起身的时间晚了足足两刻钟才起来。

    因为今早淑妃不在,裴清殊本想着洗漱完之后,就在自己屋里头用膳的。没想到他刚洗完脸,还穿着中衣呢,令仪就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你这懒蛋,都什么时辰了才起!”令仪向来不知道客气二字是怎么写的,“赶紧来正殿用早膳,我都快饿晕了!”

    “这么点事情,皇姐随手打发个人来就是了,何必亲自跑一趟呢。”裴清殊笑嘻嘻地凑过去说:“怎么,皇姐这么关心我呀?”

    “呸,你个小没正经的,赶紧把衣服换了。真是的,头发还没梳呢,披头散发的像什么样子。”

    自打乞巧节宴会之后,二公主对裴清殊的态度就好了一些,姐弟之间也亲近了不少。现在她对裴清殊虽然还是没什么好气,不过已经不会像刚开始一样充满敌意了。

    “皇姐用点儿点心垫垫,我一会儿就来。”他没想到令仪会来,是他起来晚了,却叫令仪饿肚子,裴清殊心里还挺过意不去的。

    “还用你说,”令仪不客气地在张鼓腿彭牙圆桌旁坐了,对玉栏吩咐道:“快去把你们这儿最好吃的点心给本公主拿过来,可不许藏私。”

    玉栏忙笑着应了。

    裴清殊让孙妈妈把他的头发像平日里那样束了两个髻,又让玉岫帮着换了身衣服,就出来对令仪说道:“我换好了,皇姐咱们走吧?”

    谁知令仪没有立即应声,而是皱着眉头,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裴清殊察觉到不对劲,忙问:“皇姐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令仪面上浮现出不正常的潮红,却是倔强地摇了摇头:“我没事,咱们走——”

    她搭着丫鬟的手就要站起来,可是就在她起身的那一瞬间,令仪的脸色忽然变得更难看了,甚至发出一声惊呼。

    “皇姐,你……”

    你是不是来癸水了?

    裴清殊刚才看到她捂着肚子时就在疑心了,只是不好直接问。

    “你住嘴,不要你管!”

    令仪只有十一二岁,对女子的事情还不是很懂,这次是她初回有这样的感觉,所以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她身边的丫头可不是傻子,连忙让玉栏玉岫她们带着裴清殊避开,扶着令仪到净房去了。

    裴清殊留在屋里,略感尴尬。

    没想到他竟然会遇到这种事。偏偏是淑妃不在的时候,偏偏是令仪在他房里的时候,可真是巧了。

    不过这倒是提醒了裴清殊——他之前总感觉自己少了点什么东西,可是一时还想不起来。现在看到令仪的样子他才想起来,原来做男人不用来癸水!

    简直太轻松、太爽快了!

    不过,作为一个曾经被月信折磨过好几年的人,裴清殊很道德地在令仪出来之前把自己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一脸关心地对着令仪装傻:“皇姐你没事吧?要不要传太医呀?”

    “传个鬼呀!”令仪红着脸,娇蛮地说:“我回去了,早膳你自己用吧!”

    目送着令仪离开之后,裴清殊小人得志,坏心眼地问一旁的玉栏:“玉栏姐姐,皇姐她到底怎么了呀,不传太医真的没关系么?”

    玉栏闻言也红了脸说:“没关系,真的没关系的。这事儿殿下可千万不要同外人提起,就当不知道公主不舒服的事儿,知道了么?”

    “喔。”裴清殊适可而止,没有再问为什么,不然玉栏她们的脸上恐怕也要起火了。

    绿袖这么一开口,自然也暴露了裴清殊躲在门口的事实。

    俪妃立即停止了话头,用沉静的目光看向裴清殊,看得他后背一凉。

    “你怎么过来了?还不快回去。”

    面对威严中透着一丝冷漠的母亲,裴清殊双腿发软,明明想要往回走,却怎么都迈不动步子。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冒出来的勇气,竟然开口说:“我想和母妃睡。”

    今天要是不把她们的话听全了,裴清殊非得失眠不可。

    好在俪妃闻言只是一怔,并没有立即拒绝。

    恩嫔见了,连忙将裴清殊拉了进来。

    “姐姐!”俪妃皱眉。

    恩嫔知道俪妃性子孤高冷傲,最不喜欢别人替她做主。可她觉得俪妃之所以不肯想办法帮裴清殊离开冷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对这个儿子的感情淡薄。要是母子二人多相处一阵子的话,保不齐俪妃就会心软了。所以裴清殊要留下,恩嫔简直求之不得。

    “殊儿这么小,病还没好全呢,妹妹忍心拒绝他吗?”

    俪妃看了看裴清殊仍然有些苍白的小脸儿,长长地叹了口气:“罢了。”

    这就是同意了的意思了。

    恩嫔大喜,连忙叫绿袖和孙妈妈过来帮忙。三人合力把裴清殊洗的香喷喷的,送到铺好的床上。

    这般忙活了一阵之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为了偷听,明明毫无困意的裴清殊熟练地启动装睡大法。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