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皇子奋斗日常 > 133.逃亡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订阅超过60%可以立马查看最新更新, 否则需要等待24小时。

    “小孩子不能做寿, 不然被阎王老爷听去了,是会让小鬼儿来勾魂索命的。”淑妃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规矩, “总之咱们这回去宝慈宫,就当是平常的聚会。礼我会让宫人送的, 你不用操心。”

    裴清殊“喔”了一声,好奇地问:“您要送四皇兄什么呀?”

    以他名义送的东西,裴清殊总不能不知道是什么吧。

    “替你准备的是一块上好的镇纸, 不会叫你丢份儿的。”淑妃见他懵懵懂懂的样子, “哎”了一声,一副憋不住了的样子, 直言道:“上回我就想同你说, 这些礼啊, 金银铜钱啊,咱们做主子的能不碰就不亲手碰,这样才显得尊贵。尤其是银钱,那都是腌臜东西,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了的,摸着不干净。你要打赏下人, 迎来送往, 就叫底下人去做, 以后可别亲自上手了。”

    裴清殊心中一突, 很快就明白过来, 淑妃指的是前几天他亲自打赏玉栏和孙妈妈的事情。

    他出身寻常, 还没有完全习惯呼奴唤婢的日子,俪妃她们又不曾嘱咐过他,裴清殊这才一时疏忽了。

    他知道淑妃这是为他好,才会提点他的,赶忙答应下来。

    可是回屋之后,裴清殊心里还是觉得有点别扭,甚至有点后背发寒。

    果然他屋子里发生的事情,什么都瞒不过淑妃么?玉栏玉岫看着忠心,实际上她们都是淑妃给他安排的人。是不是他说什么、做什么,都会传到淑妃的耳朵里呢?

    裴清殊不知道是谁把他的事情告诉淑妃的,他也不敢问,不然一问又会传到淑妃耳朵里,搞得好像他多防备着淑妃似的。

    他只能和玉栏说,他不喜欢太多人在屋里走来走去。以后除了她和玉岫,小德子小悦子四个人之外,不许别人随意进他的屋子,不然就要挨罚。

    这件事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让裴清殊心里不是很舒服,总觉得有好多双眼睛暗中盯着他一样。

    把能接近他的人范围缩小,把屋里的规矩立严一点,总归是没有错的。

    因为淑妃说过,让他下次出门时戴上荣贵妃送的赤金项圈,裴清殊这回出门就选了一件较为华丽的松花绿团花圆领锦袍,还让玉栏把他的头发从双髻改成了单髻,留一半头发披着。对镜一望,年纪虽小,却已是个清秀的哥儿。

    玉栏忍不住赞道:“殿下生的太好,皮肤又跟能掐出水儿来似的。奴婢有时候手贱,都忍不住想要捏捏殿下的脸。”

    裴清殊吐吐舌头:“才不给你捏!”

    出门的时候,裴清殊还是和淑妃同坐一辇。公主们今天不放假,所以只有裴清殊一个人跟着淑妃去宝慈宫。

    和琼华宫相比,宝慈宫更显庄严大气,却少了几分华丽舒适。裴清殊看来看去,只觉得这荣贵妃当真简朴。明明是皇后之下位份最高的贵妃,生活却还如此朴素。若是把一些新鲜的时令花束撤下去,这里瞧着都有点像佛堂了。

    荣贵妃果然低调,没有为四皇子大操大办的意思。裴清殊他们到的时候,来的后妃就只有住在宝慈宫里的庆嫔、从琼华宫跟过来的丽嫔,还有五皇子的生母成妃几个人。

    “来来来,咱们姐妹几个去屋里坐坐。”荣贵妃见人三分笑,热络地领着女眷们入内说话,还替裴清殊引见了他并不熟悉的成妃和庆嫔。

    成妃和庆嫔这两人一看面相就知道是老实人。她们膝下都是有儿子的,可一点都没有定妃的轻狂,或是丽嫔的浮躁。

    作为见面礼,成妃送了裴清殊一块玉佩,庆嫔送了他一套新做成的玉棋子和楸木棋盘,看样子是知道裴清殊今天要来,一早就提前准备好的。荣贵妃见自己宫里人这样用心地讨好淑妃,自己面上也有光,少不得要赞庆嫔几句。庆嫔听了,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将宠辱不惊做到了极致。

    几个女人才聊几句,淑妃就让人带裴清殊去见见几位皇兄。

    突然间要离开自己熟悉的人了,裴清殊还有点紧张。

    好在荣贵妃体贴,让她的贴身大宫女玉藻陪着裴清殊一起去,到时候帮他认人。裴清殊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皇子们的小聚场所,定在了宝慈宫后花园的一处凉亭之中。裴清殊还没走近,远远就瞧见亭子里站着一个身姿挺拔的少年正在画画。

    一旁的白玉石墩上,还坐着三个身着华服的男孩儿。走过去细看,三人当中一个约莫十岁出头,一个八、九岁大。另一个看起来比裴清殊大不了多少,顶多不过七岁。见他来了,几人都向裴清殊投以好奇的目光。正在作画的少年也停下了手中的笔,看向玉藻。

    玉藻忙道:“奴婢给四位殿下请安了。这位是十二殿下,刚同淑妃娘娘一道来的。贵妃娘娘让奴婢带十二殿下认认人。”

    为首的少年放下手中的笔,对玉藻点了点头,玉藻这才介绍道:“十二殿下,这位是四殿下。”

    裴清殊连忙上前行礼:“见过四皇兄。”

    其实刚才裴清殊已经根据年龄猜出这人的身份了,他就是荣贵妃的儿子,今天的主角裴清墨。

    裴清墨点点头,脸上没什么波澜起伏。

    少年还很年轻,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眉目清俊,目光却很沉稳,颇有几分少年老成的意思。

    “这位,是成妃娘娘所出的五殿下。”

    五皇子看起来为人很是谦和,见裴清殊向他行礼,他也赶紧站了起来,向裴清殊回礼。

    玉藻继续介绍:“这位,是慎贵嫔娘娘所出的七皇子。”

    裴清殊再行礼。

    七皇子不像五皇子那么老实,到底是年龄不大,好奇地凑过来,左一会儿右一会儿地瞧他。

    四皇子板着脸道:“七弟!”

    七皇子听了,背朝着四皇子朝裴清殊做了个鬼脸,不过最后还是乖乖地退开了几步。

    “这位是庆嫔娘娘所出的九殿下。”

    出乎裴清殊意料的是,九皇子打破了他母子、母女之间大多数很相似的看法。

    因为这位九皇子,看起来和庆嫔一点都不一样。

    “你就是十二弟啊?这些天我都听人把你夸成朵花儿似的了,今儿没白来,总算是见着真人了。”九皇子一副等着看笑话的表情说:“我们正在看四皇兄作画呢,十二弟你懂画么?”

    要是问裴清殊四书五经,他可能还真是不怎么懂。可是上辈子,裴清殊的父亲就是个画家。说起绘画的能力,裴清殊绝不比这些受过宫廷教育的皇子差多少,毕竟他父亲可是专家。

    不过他还是很谦虚地说:“略懂皮毛罢了。”

    九皇子听了,却是意外地挑起眉毛,用质疑的眼神看向裴清殊。

    他本来是想给这个刚从冷宫出来不久、就在宫中传出好名声的弟弟一个下马威的。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裴清殊并没有如他想象中的一般一脸惊慌地认怂,而是说什么略懂。

    开什么玩笑,冷宫那种地方出来的,能懂什么?

    九皇子好笑地看着裴清殊道:“十二弟若是不懂便说不懂,可不要小小年纪就学着逞强。”

    “九弟,话可不能这么说。”七皇子还挺好心,站出来为裴清殊说话:“听说俪妃娘娘颇通文墨,说不定是她教的呢。”

    九皇子立马挑起刺来:“七哥,一个冷宫废妃而已,你怎么还叫她娘娘!”

    九皇子这话说的是事实,可是裴清殊身为人子听到这话,不免心中一阵不舒服,下意识地捏紧了手心。

    好在四皇子仁义,出面替他主持公道:“九弟,你年纪虽小,却也不可胡言乱语,议论后宫妃嫔。”

    四皇子是在场的皇子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又是主人,九皇子不敢与他争辩,只得讪讪地道:“皇兄说的是,是清宇失言了。”

    四皇子略一点头,对裴清殊道:“十二弟看看我这幅画如何。”

    裴清殊身量小,又不方便扬起头看。好在下人体贴,忙搬了个脚踏过来,扶着裴清殊站了上去。

    裴清殊一看,四皇子画的是一副山水图。论意境,闲云野鹤,志趣高雅。论笔法,变异合理,来去自然。以他的年纪来说,已经画得很好了。

    不过这些点评的话,从一个小孩子的口中说出来未免太过了。于是裴清殊只是一笑,真心实意地夸赞道:“四皇兄画得真好看。”

    此言一出,不仅七皇子、九皇子等几个小的,就连四皇子都忍不住唇角微翘,笑他的孩子气。

    九皇子忍不住刺他:“这就叫略懂?我看大街上的小叫花子都知道四皇兄画的好看吧。”

    “九弟!”四皇子眉头一皱,正要发火,却见裴清殊拿起一只大小适中的狼毫笔,一脸天真地问他:“四皇兄,可以让我也画几笔么?”

    “当然可以。”四皇子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宫人们连忙把圆桌收拾了一下,将四皇子的画卷起来收好,再将新的宣纸垫好后平铺在桌子上。

    淑妃才不稀罕皇后这里的膳食,听说可以走了便如蒙大赦,拉着荣贵妃的手就往外走。

    回宫的路上两人顺路,荣贵妃不介意尊卑问题,与淑妃并肩而行。

    淑妃现在满心想着早点回宫去,说不定还能和令仪见上一面,和两个儿女一起说说话。荣贵妃却并不急着回去,而是一脸凝重地想着刚才的事情:“妹妹,你说我和全妃都是贵妃,为什么皇后总是向着她呢?”

    淑妃奇怪地说:“皇后如何就向着全贵妃了?我不觉得啊。”

    “就拿协理后宫这件事来说吧,皇后让我操办的,是只有后妃和公主才能参加的乞巧节宴会。可是交给全妃的,却是所有宗亲命妇都要参与的中元节家宴,这分量能一样么?”

    淑妃想了想,荣贵妃说的是有点道理,可是操这么多闲心干嘛?她就不理解荣贵妃,为什么一定要往自己身上揽这么多操心的活计。

    不过……荣贵妃似乎忘了一件事。

    “姐姐,我看倒未必。”淑妃压低声音,轻轻笑道:“你想啊,全贵妃和敬妃向来走得近,敬妃又是大皇子的生母,你觉得皇后会真心实意地待她们么?谁知道是不是趁机给她们下套儿呢。”

    荣贵妃听了,不禁对淑妃有些另眼相看:“行啊妹妹,这些日子的确长进了不少,都想到这一层了。罢罢罢,你说的是。只要皇上一日没有立太子,这皇后和全贵妃就不可能真的要好,是我多心了。”

    劝好荣贵妃之后,姐妹二人在岔道口分手,各自回宫去了。

    快到琼华宫的时候,还没进门呢,淑妃就让人赶紧去打听令仪走了没有。

    听说令仪早已经走了,连早膳都没有用,淑妃不禁担忧起来——是不是她不在,两个孩子又吵架了?

    她赶紧让玉盘再去打听,没想到回到正殿之后,玉盘竟然神色复杂地告诉她——令仪今天早上,在裴清殊的房间里来了癸水。

    淑妃听了,先是面露尴尬:“怎么偏偏是在殊儿房里……”一叹之后,又是百感交集:“令儿来的倒是早了些,害人吓了一跳,先前也没个准备。唉,真没想到,一转眼她都长这么大了,我总觉得她还是个小孩儿呢。”

    拉着玉盘一起回忆了一番令仪小时候的事情之后,淑妃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殊儿呢?令仪早上那样,没吓着他吧?”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