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皇子奋斗日常 > 123.朝见礼

123.朝见礼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订阅超过60%可以立马查看最新更新, 否则需要等待24小时。  其实不用她们两个提醒, 裴清殊也是不会靠近火堆的。

    他怕火。

    别人在河边烧纸钱的时候, 裴清殊就躲在孙妈妈身后,远远地看着。

    不知为什么,看着那熊熊燃烧的火堆, 裴清殊心中忽然一阵伤感。

    他有点儿想家了。

    想他前世那个,虽然不算富裕, 却很简单的小家。

    至于那个没见过几面的夫君,和惯爱磋磨人的婆婆,裴清殊倒是从来都不惦记的。

    他只想念他的亲人。

    要是他轮回转世,变成了后世的人的话, 逢年过节的时候,他还能给家里人烧点纸钱。

    可是现在……裴清殊前世的家人应该都还没死, 而是生活在这个王朝中的另一个角落, 他要烧纸钱的话就很不合适了。

    得知自己所处的时间之后,裴清殊不是没有想过去寻找自己的亲人的。只是一来他还远没有自由出宫的能力,二来……就算现在找到了自己的亲人, 裴清殊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年轻时候的祖父和父母。

    这种感觉实在太微妙了。

    裴清殊推算过, 现在的祖父才三十二岁,应该还在考科举。父母比他现在的身体大不了几岁, 还都是半大的孩子。

    裴清殊觉得,还是等自己长大一点, 更有能力的时候再去面对他们吧。

    至于现在, 他只能尽量把前尘往事推到一边, 先过好眼前的日子。

    裴清殊知道,自己这样可能有一点逃避现实的意思。可是他就是不想承认,他的亲人已经不是他的亲人了。对于他们来说,他已经成了完完全全的外人……裴清殊完全不想去想象那种“纵使相逢应不识”的场面。

    “殿下,该放灯了。”小悦子笑着举了一个河灯过来,讨好地说:“这是奴才亲手给您扎的,您看看喜不喜欢。”

    都说水与鬼同属阴性,据说在中元节这天放河灯,能让阴间的亲人感受到自己的思念之情。

    裴清殊不忍辜负了小悦子的一片好意,苦笑着点了点头,由孙妈妈抱着来到湖边,亲手将那盏燃着蜡烛的河灯放入水中。

    他应该没有什么在阴间的亲人,这盏河灯,就当是为他的祖先们放的吧。

    许是小孩子体弱,尽管裴清殊下午已经歇过午觉了,回到屋里之后,裴清殊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淑妃怜惜他忙活了一天,临睡前特意嘱咐了孙妈妈和玉栏她们,明天早上谁都不许叫裴清殊起来请安。

    要是刚来琼华宫那阵儿,裴清殊就是爬也要爬到正殿去,在淑妃面前表现自己的孝心。不过现在嘛,他和淑妃也渐渐地混熟了,干脆不再装模作样,一觉睡到自然醒。

    醒来之后,他舒服地在床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情不自禁地在宽大的床铺上打了个滚儿。

    玉岫耳朵尖,这么点动静都让她听到了。裴清殊才在床上赖了一会儿,玉岫便打起洒金帘子,对裴清殊说道:“淑妃娘娘让人过来传话,说是殿下昨个儿累坏了,今天早上在自己屋里用饭就好,不必赶去正殿了。”

    裴清殊笑呵呵地说:“是母妃自己偷懒起不来,这才免了所有人的请安吧?”

    玉岫和玉栏两个听了,都捂着嘴偷笑。孙妈妈却惶恐地摆手道:“殿下睡糊涂了,说梦话呢,姑娘们别往心里去。”

    自打上回打赏的事情发生之后,玉岫便对裴清殊和孙妈妈敞开了心扉,说话直爽了许多:“妈妈放心,我和玉栏姐姐虽是娘娘亲自挑选过来的,不过现在殿下才是我们的主子。这个屋子里发生的事情,出了门儿,我一个字都不会同别人讲起,否则就叫我烂舌根。”

    玉栏笑话她说:“少诓人了,我才不信你。”

    玉岫听了,急得直跺脚:“姐姐这是怀疑我的人品了?”

    “我是说,你这话说的太绝对了。回头淑妃娘娘要是问你殿下今儿个吃了什么,你说还是不说?”

    玉岫这才收敛怒色,轻轻瞪了玉栏一眼:“姐姐就会挑我的刺儿,我的意思,姐姐还不明白么!我只说该说的,不该说的,打死不说就是了。”

    玉栏摇摇头,对裴清殊笑道:“瞧这丫头,牙尖嘴利的,半点亏都不肯吃,殿下尽可以放心了。”

    裴清殊含笑点点头。

    今天他起的迟了,洗漱的时候,肚子突然叫了起来。玉栏和玉岫还有几个进来伺候的小丫头都听到了,可是谁都不敢笑。

    裴清殊见她们努力憋笑的样子,自己倒忍不住笑了。

    就着芝麻凉拌海藻丝和切成小块的炸鸡腿用了碗小米粥之后,裴清殊只觉胃中十分温暖,整个人舒服得……想要躺下。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小悦子忽然进来通传,说是四皇子来瞧他了。

    裴清殊的屁股才刚刚挨到床边,听小悦子这么一说,立马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快请。”

    小悦子看着他一愣。

    裴清殊回过神来,忙改口道:“等一下!请四哥在厅里稍作片刻,我换身衣服就来。”

    小悦子这才领命去了。

    要是令仪不算的话,四皇子裴清墨就是他这里第一个正儿八经的客人。

    裴清殊努力尽到地主之谊,又是让人上茶,又是准备点心的。没想到四皇子直接来了一句:“不必了,今日我来找十二弟,不是来同你喝茶的。”

    裴清殊听了,心里头直打鼓——这四皇兄猝不及防地杀过来,又一脸严肃的样子,该不会是发现了什么,跑来找他兴师问罪的吧?

    裴清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心虚起来,弱弱地问:“不知道四哥突然前来,所为何事呀?”

    其实四皇子这个年纪挺尴尬的,十二岁,说男人吧,还不算成年男人。说是孩子,可也不小了。

    如果不是有什么要紧事的话,他应该会避嫌,不会出入除了自己母妃寝宫之外的后妃寝宫才对。

    “今早父皇去了长华殿,考较了我们几个皇子的功课。父皇觉得我书读得还不错,课后便单独找我,让我来教你认几个字,省得进了学之后跟不上进度,被人笑话。”

    四皇子的话中信息量太大,裴清殊缓了一会儿还是不敢相信,皇帝他老人家怎么会突然这么关心他?

    四皇子看他发愣,权当裴清殊是默认了,起身便道:“十二弟有书房吧?书房在哪边?”

    裴清殊被他的效率惊呆了:“四哥,父皇才下的命令呢,咱们这么快就开始学啊?”

    四皇子点点头:“读书习字是大事,一日都不能耽搁。”

    “那四哥你不用上课的么?”

    四皇子淡淡地说:“今日三皇兄生辰,兄弟们大多去给他贺寿了。”

    “哇,原来四皇兄和三皇兄的生辰离得这么近啊。”裴清殊有点心虚地说:“我都不知道,也没给三皇兄准备寿礼。”

    “人家没请你,你当然不知道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裴清殊下意识地闻声望去,发现来人竟然是七皇子。

    “七哥,你也来了!”比起总是板着脸的四皇子,裴清殊还是和活泼的七皇子更加熟悉一些。“父皇也让你来教我了么?”

    七皇子尴尬地挠了挠头:“呵呵,这个嘛……”

    “他自己都才开始看‘四书’呢,拿什么来教你。”四皇子恨铁不成钢地说:“都跟我一道来书房。”

    七皇子本是不想去三皇子那边凑热闹,打听到四皇子在裴清殊这儿,所以才跟来的。没想到好不容易放假一天,又要被四皇子揪去读书,脸色立马垮了下来。

    好在三人来到书房之后,四皇子没有立即开始上课,而是先对裴清殊进行起了思想教育。

    “十二弟,你书房里的笔墨纸砚都是新的,一看就没有碰过。你不要觉得自己年纪小,就可以整日玩乐,不思进取。虽说大齐皇子满五岁才会搬去庆华宫,可我们这些皇子,包括七弟在内,没有谁不是从小就开始认字,去了庆华宫之后再正式读书的。”

    其实裴清殊识字,也会写。只是他想着自己还没有正式就学,会画两笔画不要紧,还可以说是有天赋。可要是表现出来会写字,就有点过了,所以他才一直都没有用这间书房。

    这会儿四皇子因此而训他,他也无话可说。

    七皇子见裴清殊被四皇子训得抬不起头来,不由站出来为他说话:“四哥对十二弟未免太过严苛了,他才刚从寒香殿出来几天,宫里人都没认全呢。再说了,就是他想识字,谁来教他呀?外男又不能进后宫。”

    四皇子表示不赞同:“这偌大的琼华宫,难不成连个识字的女官都没有了?退一万步讲,淑妃娘娘身为傅家的嫡女,哪有不识字的道理。”他看向裴清殊,不留情面地说:“说到底,还是淑妃娘娘对你太过放纵。”

    裴清殊不敢顶嘴,只得垂着眼,乖乖点头。

    四皇子还给他举起了好学生的例子:“旁人不说,就拿六弟来讲。他三岁便能识千字,五岁就会作诗。他年纪虽比我小两岁,可诗文已经在我之上。十二弟同他当年比起来,已经差得远了。这会儿若再不努力,将来可怎么办?难道叫淑妃娘娘护着你一辈子么?”

    裴清殊听得出来,四皇子的话虽然不太好听,不过这最后一句,已经不是因为皇帝的旨意,或者荣贵妃和淑妃的关系才说出来的了。四皇子是真心实意地站在兄长的角度上为他考虑,希望裴清殊将来能有本事,自己强大起来。

    裴清殊以前是没想到宫里头早就有六皇子这种“神童”,还以为自己识两个字会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没有早早把学习的事情捡起来,裴清殊心中十分惭愧,于是他不停地附和着四皇子,他说什么便是什么。

    七皇子见裴清殊这样听话,寻了个机会偷偷溜了。

    玉盘过来传话的时候,还奇怪地问玉栏:“七殿下呢?”

    “替你准备的是一块上好的镇纸,不会叫你丢份儿的。”淑妃见他懵懵懂懂的样子,“哎”了一声,一副憋不住了的样子,直言道:“上回我就想同你说,这些礼啊,金银铜钱啊,咱们做主子的能不碰就不亲手碰,这样才显得尊贵。尤其是银钱,那都是腌臜东西,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了的,摸着不干净。你要打赏下人,迎来送往,就叫底下人去做,以后可别亲自上手了。”

    裴清殊心中一突,很快就明白过来,淑妃指的是前几天他亲自打赏玉栏和孙妈妈的事情。

    他出身寻常,还没有完全习惯呼奴唤婢的日子,俪妃她们又不曾嘱咐过他,裴清殊这才一时疏忽了。

    他知道淑妃这是为他好,才会提点他的,赶忙答应下来。

    可是回屋之后,裴清殊心里还是觉得有点别扭,甚至有点后背发寒。

    果然他屋子里发生的事情,什么都瞒不过淑妃么?玉栏玉岫看着忠心,实际上她们都是淑妃给他安排的人。是不是他说什么、做什么,都会传到淑妃的耳朵里呢?

    裴清殊不知道是谁把他的事情告诉淑妃的,他也不敢问,不然一问又会传到淑妃耳朵里,搞得好像他多防备着淑妃似的。

    他只能和玉栏说,他不喜欢太多人在屋里走来走去。以后除了她和玉岫,小德子小悦子四个人之外,不许别人随意进他的屋子,不然就要挨罚。

    这件事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让裴清殊心里不是很舒服,总觉得有好多双眼睛暗中盯着他一样。

    把能接近他的人范围缩小,把屋里的规矩立严一点,总归是没有错的。

    因为淑妃说过,让他下次出门时戴上荣贵妃送的赤金项圈,裴清殊这回出门就选了一件较为华丽的松花绿团花圆领锦袍,还让玉栏把他的头发从双髻改成了单髻,留一半头发披着。对镜一望,年纪虽小,却已是个清秀的哥儿。

    玉栏忍不住赞道:“殿下生的太好,皮肤又跟能掐出水儿来似的。奴婢有时候手贱,都忍不住想要捏捏殿下的脸。”

    裴清殊吐吐舌头:“才不给你捏!”

    出门的时候,裴清殊还是和淑妃同坐一辇。公主们今天不放假,所以只有裴清殊一个人跟着淑妃去宝慈宫。

    和琼华宫相比,宝慈宫更显庄严大气,却少了几分华丽舒适。裴清殊看来看去,只觉得这荣贵妃当真简朴。明明是皇后之下位份最高的贵妃,生活却还如此朴素。若是把一些新鲜的时令花束撤下去,这里瞧着都有点像佛堂了。

    荣贵妃果然低调,没有为四皇子大操大办的意思。裴清殊他们到的时候,来的后妃就只有住在宝慈宫里的庆嫔、从琼华宫跟过来的丽嫔,还有五皇子的生母成妃几个人。

    “来来来,咱们姐妹几个去屋里坐坐。”荣贵妃见人三分笑,热络地领着女眷们入内说话,还替裴清殊引见了他并不熟悉的成妃和庆嫔。

    成妃和庆嫔这两人一看面相就知道是老实人。她们膝下都是有儿子的,可一点都没有定妃的轻狂,或是丽嫔的浮躁。

    作为见面礼,成妃送了裴清殊一块玉佩,庆嫔送了他一套新做成的玉棋子和楸木棋盘,看样子是知道裴清殊今天要来,一早就提前准备好的。荣贵妃见自己宫里人这样用心地讨好淑妃,自己面上也有光,少不得要赞庆嫔几句。庆嫔听了,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将宠辱不惊做到了极致。

    几个女人才聊几句,淑妃就让人带裴清殊去见见几位皇兄。

    突然间要离开自己熟悉的人了,裴清殊还有点紧张。

    好在荣贵妃体贴,让她的贴身大宫女玉藻陪着裴清殊一起去,到时候帮他认人。裴清殊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皇子们的小聚场所,定在了宝慈宫后花园的一处凉亭之中。裴清殊还没走近,远远就瞧见亭子里站着一个身姿挺拔的少年正在画画。

    一旁的白玉石墩上,还坐着三个身着华服的男孩儿。走过去细看,三人当中一个约莫十岁出头,一个八、九岁大。另一个看起来比裴清殊大不了多少,顶多不过七岁。见他来了,几人都向裴清殊投以好奇的目光。正在作画的少年也停下了手中的笔,看向玉藻。

    玉藻忙道:“奴婢给四位殿下请安了。这位是十二殿下,刚同淑妃娘娘一道来的。贵妃娘娘让奴婢带十二殿下认认人。”

    为首的少年放下手中的笔,对玉藻点了点头,玉藻这才介绍道:“十二殿下,这位是四殿下。”

    裴清殊连忙上前行礼:“见过四皇兄。”

    其实刚才裴清殊已经根据年龄猜出这人的身份了,他就是荣贵妃的儿子,今天的主角裴清墨。

    裴清墨点点头,脸上没什么波澜起伏。

    少年还很年轻,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眉目清俊,目光却很沉稳,颇有几分少年老成的意思。

    “这位,是成妃娘娘所出的五殿下。”

    五皇子看起来为人很是谦和,见裴清殊向他行礼,他也赶紧站了起来,向裴清殊回礼。

    玉藻继续介绍:“这位,是慎贵嫔娘娘所出的七皇子。”

    裴清殊再行礼。

    七皇子不像五皇子那么老实,到底是年龄不大,好奇地凑过来,左一会儿右一会儿地瞧他。

    四皇子板着脸道:“七弟!”

    七皇子听了,背朝着四皇子朝裴清殊做了个鬼脸,不过最后还是乖乖地退开了几步。

    “这位是庆嫔娘娘所出的九殿下。”

    出乎裴清殊意料的是,九皇子打破了他母子、母女之间大多数很相似的看法。

    因为这位九皇子,看起来和庆嫔一点都不一样。

    “你就是十二弟啊?这些天我都听人把你夸成朵花儿似的了,今儿没白来,总算是见着真人了。”九皇子一副等着看笑话的表情说:“我们正在看四皇兄作画呢,十二弟你懂画么?”

    要是问裴清殊四书五经,他可能还真是不怎么懂。可是上辈子,裴清殊的父亲就是个画家。说起绘画的能力,裴清殊绝不比这些受过宫廷教育的皇子差多少,毕竟他父亲可是专家。

    不过他还是很谦虚地说:“略懂皮毛罢了。”

    九皇子听了,却是意外地挑起眉毛,用质疑的眼神看向裴清殊。

    他本来是想给这个刚从冷宫出来不久、就在宫中传出好名声的弟弟一个下马威的。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裴清殊并没有如他想象中的一般一脸惊慌地认怂,而是说什么略懂。

    开什么玩笑,冷宫那种地方出来的,能懂什么?

    九皇子好笑地看着裴清殊道:“十二弟若是不懂便说不懂,可不要小小年纪就学着逞强。”

    “九弟,话可不能这么说。”七皇子还挺好心,站出来为裴清殊说话:“听说俪妃娘娘颇通文墨,说不定是她教的呢。”

    九皇子立马挑起刺来:“七哥,一个冷宫废妃而已,你怎么还叫她娘娘!”

    九皇子这话说的是事实,可是裴清殊身为人子听到这话,不免心中一阵不舒服,下意识地捏紧了手心。

    好在四皇子仁义,出面替他主持公道:“九弟,你年纪虽小,却也不可胡言乱语,议论后宫妃嫔。”

    四皇子是在场的皇子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又是主人,九皇子不敢与他争辩,只得讪讪地道:“皇兄说的是,是清宇失言了。”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