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皇子奋斗日常 > 113.突破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订阅超过60%可以立马查看最新更新,否则需要等待24小时。  第十四章交心

    裴清殊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一旁的玉盘见了, 连忙安慰起淑妃来:“娘娘别伤心了,您待十二殿下真心实意, 殿下难道还看出不来么?殿下虽不是娘娘亲生, 但与娘娘胜似亲生啊。”

    淑妃用帕子按了按眼角, 摇头道:“我知道自个儿在殊儿心里怎么都比不过俪妃,这我也认了。只要将来殊儿长大了,还能记得有我这么个人,本宫死了也值了。”

    “您千万别这么说……”裴清殊听得心里直打鼓,敲得他心惊肉跳,“娘娘待殊儿的好,殊儿都铭记在心。”

    淑妃低着头, 小声啜泣, 也不说话。玉盘替她站出来道:“咱们娘娘不光待十二殿下好,娘娘还爱屋及乌, 给寒香殿送了好些东西呢!”

    “玉盘!”淑妃抬起头,瞪着玉盘道:“要你多嘴!”

    “今儿就当奴婢多嘴了, 娘娘要打要罚, 奴婢都认了。只是奴婢死了之前, 要是不把这些话说出来,心里实在是憋得慌。”玉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就没见过娘娘这样的, 掏心掏肺地对养子也就罢了, 还用自己的体己钱去补贴人家的生母……您图什么呀!”

    淑妃叹息道:“本宫也是看俪妃可怜。况且再怎么说,她都生了殊儿,还把殊儿这么好的孩子送到我跟前。就算是看在殊儿的面子上,本宫照拂她一二,岂有不该?”

    “娘娘的心眼儿也太好了。罢了罢了,是奴婢多嘴了,奴婢这就掌自己的嘴。”

    见玉盘说着就要动手,裴清殊忙道:“玉盘姑姑别这样,我还要多谢你,让我知道母妃为我做了这么多。”

    淑妃愣住了,瞪大眼睛看向裴清殊,过了好一会儿才不可置信地道:“你……你叫本宫什么?”

    裴清殊微微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地重复了一遍:“母妃。”

    淑妃大喜,连忙把裴清殊搂在怀里。

    她身上有种清淡好闻的味道,裴清殊并不讨厌,于是安心地躺在淑妃怀里。

    淑妃这回是真的喜极而泣,泪水小溪似的往下淌。

    “好孩子,听到你这声母妃,我就是现在立马死了也值了。”

    “娘娘说什么呢,当着殿下的面,您也好说这话?”玉盘急道:“您可得好好儿的,不能出一点事,不然二公主和十二殿下可怎么办呢?”

    “对,你说得对。”淑妃用帕子擦了擦脸,挤出个笑来,“殊儿,母妃吓到你了吧?”

    裴清殊摇摇头,抬起手帮淑妃擦眼泪。他人小胳膊短,就象征性地擦了两下,可淑妃的心都快被他给暖化了。

    玉栏身为裴清殊的宫女,连忙尽职尽责地帮她家主子说好话:“娘娘可真是有福气,都说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咱们殿下虽然是个皇子,可论起贴心的程度来,可是丝毫不输给公主呢。”

    淑妃听了心情大好,忙让玉盘取了一小盒的金元宝过来,说是给裴清殊的改口费。不仅如此,她还赏了琼华宫正殿所有下人两个月的月钱,让底下人都跟着裴清殊沾光,从此更加尽心尽力地服侍他这个主子。

    淑妃不缺钱,要的就是裴清殊的态度。只要能让裴清殊真的把她这个母妃认下来,淑妃花多少银子都乐意,就不用提接济寒香殿的那一点儿了。

    这才是上午,淑妃的妆就哭花了,自然是要重新洗脸上妆的。

    裴清殊暂且回避,和抱着一盒子金元宝的玉栏一起回屋。

    玉栏会说话,今儿个上午没少帮他出力。裴清殊也不小气,在玉栏把东西入库之前,顺手拿出两个金锭,塞给玉栏一个。玉栏推辞了半天,只说不要,裴清殊不得不板下脸,她才肯收下。

    他故意孩子气地说:“就这一回,以后你要,我还不给了呢。”

    玉栏连忙磕头谢恩:“多谢殿下赏赐,只是伺候殿下是奴婢的本分,奴婢哪敢要这么重的赏钱……况且,殿下的私库还不宽裕……”

    说起自己空荡荡的库房,裴清殊脸色尴尬地轻咳一声:“不就是钱嘛,以后就会有的。孙妈妈对银钱不敏感,以后我这库房要想丰裕起来,还得靠玉栏姐姐帮我打点呀。”

    玉栏不好意思地笑道:“奴婢哪有那么大的能耐,殿下真是折煞奴婢了。”

    “好啦好啦,玉栏姐姐,你快去把这些东西锁起来吧,放在外头我怕丢了呢。”

    玉栏好笑地说:“殿下放心,琼华宫还没这么胆大包天的贼人。”

    支走玉栏之后,裴清殊转过头来,捏着另一锭金子,走向玉岫,向她递了过去。

    玉岫见了,大惊道:“这……这奴婢怎么敢当。奴婢得了淑妃娘娘的赏钱,已经很感激了,哪里还敢要殿下的赏钱。”

    刚才她看裴清殊拿出两个金元宝来,还以为是一个给玉栏,一个给孙妈妈的,怎么都没想到裴清殊竟然会给自己。

    裴清殊笑眯眯地说:“你和玉栏都是我身边的大宫女,怎么能只给她一个人呢,收着吧。”

    玉岫却坚决不肯收:“奴婢惶恐,奴婢虽然同为一等宫女,可是奴婢……奴婢做的不如玉栏多,当不起殿下的赏。”

    玉岫说的是事实,和尽心尽力的玉栏相比,玉岫对于伺候裴清殊这件事情虽然说不上失职,但是并不怎么热络,每日只是完成本职工作就算完了,从来没有真正为裴清殊操过什么心。

    和大家接一样的赏钱,玉岫受之无愧。可是要她像玉栏一样,额外领裴清殊的赏赐,玉岫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羞愧难当。

    裴清殊淡淡地问:“你不肯要,是看不起我么?”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没脸收殿下的赏赐……不过殿下待奴婢的这份心意,奴婢着实感动。殿下请放心,奴婢以后一定改过自新,好好侍奉殿下。”

    她坚持不肯要,裴清殊也没强逼。见玉岫态度真诚,裴清殊便把她虚扶起来道:“玉岫姐姐有这个心就好。”

    其实玉岫人不坏,就是和积极的玉栏相比,才会显得有一点消极怠工。裴清殊无事时都了解过了,玉栏的父母是傅家的家奴,玉栏生来就是奴籍,所以才这样会伺候人。玉岫进宫前虽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但她家里是开绸缎庄的,也是好人家出来的女儿,打小没伺候过人的。她识文断字,审美又很高,裴清殊不想放着人才不用,这才想着和玉岫交交心,让她真正愿意为己用。

    现在看来,这个小目标已经基本达成了。

    最后那一锭金子,裴清殊到底还是给了孙妈妈。

    孙妈妈本是不肯要的:“殿下现在都不吃奴婢的奶水了,奴婢就和普通宫人没什么两样,却比他们平白多出好多月钱,奴婢这心里头本来就过意不去,哪能还要殿下的银子……”

    “当年要不是妈妈愿意进寒香殿,我可能早都饿死了。要往大了说,妈妈对我有救命之恩。”

    孙妈妈见他这样懂事,只觉自己这些年来的辛苦完全没有白费。真是应了淑妃那句话,就是现在死了,她都值了。

    “这都是应当应分的事情,殿下说这些做什么……您打赏玉栏姑娘她们,那是没什么说的,可咱们不一样。说句大不敬的话,在奴婢心里,早就把殿下当成自个儿的亲生儿子看待了……殿下真的不用对奴婢如此客气。”

    “我不是同妈妈客气,而是有事要妈妈去办。”

    孙妈妈一愣:“有事?”她奇怪地看着裴清殊:“淑妃娘娘不是说,她已经让人关照寒香殿了吗?殿下还要花钱打点吗?”

    裴清殊摇摇头:“劳烦妈妈把这金子送回家去吧。”

    “回家?殿下是说我家?”

    裴清殊颔首道:“妈妈已经好些年没回过家了吧?不如我给你放两天假,回家去看看。我记得妈妈生的也是个儿子,就比我大几个月吧?”

    一提起自己多年未见过的亲生儿子,孙妈妈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劳殿下惦记着,我那个哥儿小名叫虎儿,是夏天生的,上个月刚满五岁。”

    “这就是了,妈妈这回家去,麻烦您帮我问问,虎儿哥哥愿不愿意进宫来,给我做个伴读。”

    皇子进入长华殿读书之后,至少会选两个同龄的男孩儿作为伴读。

    一般来说,皇子选的伴读都是沾亲带故的人,尤其是自己母妃娘家的孩子。

    俪妃的娘家早就没了联系了,也不方便联系。淑妃到时候应该会给他安排人,不过傅家的人对他这个养子态度如何还不好说。裴清殊早就想过了,不如把孙妈妈的儿子接进来,这样相处起来既放心,又能让孙妈妈母子团圆,算是一个两全其美之策了。

    虽然孙妈妈的儿子身份不高,但只要淑妃答应,帮他抬个身份,也不是就进不来的。毕竟在宫里头,又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孙妈妈听了之后,果然十分欢喜,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第二天她便告了假,出宫回家去了。

    皇帝话说的好听,可淑妃打的是什么算盘,皇后心里一清二楚。

    她没什么好气地说:“瞧皇上的意思,是打算答应了?您可别忘了俪妃当年是因为什么进的冷宫。当初臣妾就说过了,这十二皇子来历不明,不能计入玉牒,可您偏不听……”

    若不是有求于皇后,皇帝真想和她大吵一架。这朱氏的肚量也太小了,言语之间丝毫没有国母的气度。若不是当年是先帝亲自指婚,他怎么都不会想要娶朱氏这样的女人做正妻。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