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皇子奋斗日常 > 100.贵妃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十九章贵妃

    容漾优哉游哉地说道:“礼亲王已经答应我, 等我后年春天任期满了之后,就想办法帮我调到兵部去。”

    “兵部?!”裴清殊一听眼睛就亮了, “对哦,九皇叔是兵部尚书,他想办法要你过去的话,一定可以的!”

    要说容漾一个翰林院的从六品修撰,这回能在军中担任主簿, 除了他自身才能出色之外,还是多亏了他们家和礼亲王的姻亲关系。

    容漾的同胞长姐,嫁给了承恩公的嫡长子,也就是左大公子。而礼亲王的续弦,正是左大公子的亲姑姑。

    通过这层关系, 在出征之前,容漾和他姐夫亲自登门拜访礼亲王。礼亲王十分惜才, 一番谈话下来, 立马决定带容漾出征。

    容漾回京之后,在官职上虽然没有立马调动, 可皇帝给了他不少赏赐,礼亲王也对他大加赞赏。

    这一回随军,容漾的收获还是不小的。

    不过他个人认为,这些东西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 我以前都是纸上谈兵, 没有亲自见过将领如何排兵布阵, 如何随机应变。这一回出去, 算是长了见识了。”

    裴清殊赞同地点点头,突然有些神往。要是再有机会的话,他也想像容漾这样随军出去长长见识。仔细想想,在军队里担任文职,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啊?

    只要跟随的将领别太混蛋,搞一个全军覆没出来,他们这些文官就能保住性命,确保平安归来。

    “姐夫,你倒是长见识了,可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可把我姐给担心坏了。”

    容漾不在京城的那段时间里,令仪经常“回娘家”,去琼华宫找淑妃说话。皇帝由着她,宫里没皇后,两个贵妃又不好插手管她,也就都随着令仪去了。

    “我知道。”提起这个,容漾不由露出一丝愧疚的神色,“这次回来,我没有立刻调去兵部,也是想着翰林院清闲,我能再多陪陪他们母子。等去了兵部以后……恐怕就不会再有现在这么多的时间了。”

    裴清殊见他心中已有安排,这就放心了。

    转过年之后没几天,皇帝终于颁下圣旨,晋淑妃为贵妃。

    裴清殊这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正赶上过年,琼华宫中到处都是喜色。裴清殊只要一踏入琼华宫的大门,就能感觉到那种开心的氛围。

    原本全贵妃晋为皇贵妃,对于他们来说算是一个坏消息。可淑妃晋为贵妃,却是一个绝对的好消息。所以一坏一好,算是扯平了,甚至就连坏消息都显得无关紧要了。

    淑妃本以为自己的位份已经到了头,这辈子都不会再动了。这会儿冷不丁地成了贵妃,说不高兴那是假的。

    裴清殊看着淑妃脸上的喜悦之色,自己心里头也不自觉地跟着高兴。他很早之前就在为淑妃准备贺礼了,除了一整套精致的赤金首饰之外,他还自己写了一幅“百福图”,请十几个绣娘赶工,将一百个形态不一的福字绣在了一面屏风之上。

    淑妃收到之后,喜欢极了,甚至将脸贴在上面,近距离感受儿子对自己的孝心。

    裴清殊好笑又无奈地看着淑妃,看她指挥着下人把那个百福屏风搬到琼华宫正殿最显眼的地方去。

    “以后呀,每逢有人过来,我就要告诉他们,这是我儿子送给我的。”

    看着淑妃脸上得意的小表情,裴清殊忍不住笑了。

    “好好好,只要您高兴就好。”

    和全贵妃晋位时类似的是,皇帝要为淑妃办一个庆祝她晋位的宫宴。只不过皇贵妃位同副后,要办得隆重些。淑妃是晋贵妃,规模就要小一些。不请诸皇子和宗亲大臣,只请和淑妃关系交好的女眷,还有淑妃的娘家人。

    这些年来,每逢年节,裴清殊都会和傅家人碰碰面。彼此之间虽然说不上多熟悉,但却并不陌生,同一般的亲戚也没什么两样。

    傅大公子没有如愿娶成令仪,虽然有些遗憾,但也还是按照父母的意愿成了亲,听说妻子已经怀孕六七个月了。

    傅家的二三两位小姐都是庶出,和四皇子年纪相仿。裴清殊听淑妃说起过,说这姐妹俩不知道怎么想的,竟都看上了四皇子,要死要活地嫁给人家。最后荣贵妃替四皇子做主,挑了傅二小姐给四皇子做侧妃,傅三小姐则嫁去了别处。

    至于其他几位小姐,除了已经订婚的傅四小姐之外,其他女孩儿则仍然待字闺中。

    因为察觉出傅家人有一点儿想要把女儿嫁给他的意思,裴清殊每回见到这几个表姐妹,心里头都觉得怪怪的。

    说老实话,他是真心把淑妃当成自己的母亲,也愿意同傅家人亲近。

    可他有点接受不了娶傅五姑娘这样的女孩儿。

    要说这位五姑娘长得也不丑,样貌还挺清秀的。就是性格太沉稳,有些沉稳的过头了。

    从小她就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和淑妃大大咧咧的性格一点都不像。若说像谁的话……裴清殊不知道自己的这个例子举的恰不恰当,但他真心觉得,这位傅五姑娘和十一皇子的性格有点像。

    裴清殊都想过,要不要趁着傅家人还没有把话挑明之前,帮傅五姑娘和十一皇子牵牵线,搭搭桥了。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他脑中一闪而过,很快就被裴清殊抛到了脑后。因为他知道,以十一皇子和傅五姑娘的性格,肯定都特别不屑于做婚前相亲这种事情。搞不好还会觉得裴清殊多管闲事,把他臭骂一顿呢。

    所以说,他也就是想想,并没有什么实际行动。

    不过现在,裴清殊觉得,或许他是时候做些什么了。

    前几年裴清殊还能安慰自己,他年纪还小,可能是他想多了,婚事的事情还不着急。

    可是眼看着自己上头的皇兄一个一个地娶了媳妇出了宫,裴清殊肩上的压力越来越大了。尤其是翻过年之后,他虚岁已经十五了。在这个年纪,就是直接定亲都已经不算早。

    所以裴清殊决定,自己虽然很不好开口,但找个时间,他还是得和淑妃好好谈一谈这件事。不说找个他特别喜欢的皇子妃,但起码别是性格合不来的,那可就麻烦了。

    裴清殊会突然考虑到自己的婚事,主要是因为这次淑妃的庆功宴上,来了不少的世家和官家小姐。

    裴清殊敏感地意识到,淑妃很有可能是想像当年的皇后一样,特意请来这么多未婚、适龄的姑娘,好给裴清殊选妃。

    让裴清殊颇觉头疼的是,因为这张遗传了俪妃的脸,宴会上好多小姑娘都在偷偷地,或者说明目张胆地瞅他,看得他食不下咽,就连拿筷子的时候,都担心自己的姿势不够优雅。

    七皇子看他那样子,忍不住好笑地说:“十二弟,吃饭就吃饭,你这包袱也太重了吧。怎么,长得好看就不用吃饭了?你多吃两口,她们难道就不喜欢你了嘛?”

    “七哥,你胡说什么呢,”裴清殊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哪有什么‘她们’啊。”

    “十二弟,你当我是瞎的啊?那些姑娘看你的眼神,就跟苍蝇见了屎似的,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她们对你有意思。”

    裴清殊被他恶心得都快吃不下饭了:“正吃饭呢,说什么呢?”

    “好好好,我换个比喻还不成么。就跟……就跟当年那些小姐姐,见了容二公子似的!”

    裴清殊可不觉得自己有容漾当年那么受欢迎:“七哥,你太夸张了吧,咱们姐夫可是名动京城的第一美男子,我哪儿能和他比啊。”

    “你这才哪到哪,据我的观察,二姐夫人气最高的时候,就是他成亲之前的那一年,你现在还没到他那个岁数呢。”七皇子说着把裴清殊拉起来,二人比了比身高,“嗯,又长高了不少,马上就要撵上我啦。”

    对于自己的身高,裴清殊很有自信地说:“这还用说么,早晚的事儿嘛,哈哈哈。”

    七皇子龇牙咧嘴地要去拧裴清殊的脸:“臭小子,不管你长得多高,我永远都是你哥,听到了没有?!”

    裴清殊躲闪不及,正要遭到七皇子的“毒手”,忽听旁边传来一个女子愤怒的声音:“快点住手!”

    哥俩愣了一下,同时停止了打闹,向一旁看去。

    只见来人是个十三四岁的姑娘,看起来和裴清殊差不多大小。她穿着一身鹅黄色的宫装,打眼一看就能看出,头上戴的,胸前挂的首饰,全都是贵重的珍品。

    这身行头,就是比起公主,也不遑多让了。

    只见那黄衣少女气愤地对着七皇子说:“这位殿下,您怎么能一言不合,就掐十二殿下的脸呢。若是不小心掐坏了,您赔得起么?”

    七皇子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好一会儿才没好气地说:“你你你,你谁啊?我和我弟弟闹着玩儿呢,关你什么事?”

    少女不答,而是微微抬起了下巴,神情十分骄傲。

    七皇子的贴身太监凑近了他,低声说道:“您不记得了么,这位是英国公的嫡幼-女,听说是英国公快四十的时候才有的,英国公夫妇一直将她视为掌上明珠。”

    七皇子一愣,他还真是不大记得了。自打和林氏成婚之后,他这眼睛就没怎么往年轻小姑娘身上瞅过。再加上女大十八变,谁能想到当年的小萝卜头,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