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订阅超过60%可以立马查看最新更新, 否则需要等待24小时。  原来她的婆婆早在三年前就因为思念独子而去世了。赵家人因为联系不上她,就把虎儿送去了一个族人家中寄养。

    孙妈妈连忙马不停蹄地去寻那族人。她本想着赵家虽然家底不厚,但当年她夫君走的时候,朝廷也是发了抚恤金的,好歹能让虎儿衣食无忧地长大。谁知她在乡下找到虎儿的时候,虎儿竟然面黄肌瘦,穿的破破烂烂, 跟街上的小叫花子似的, 心疼得孙妈妈当即眼泪横流。

    虎儿呆呆傻傻地看着自己的亲娘, 过了好半天, 才安慰地拍拍她的后背。

    跟村里人打听过后孙妈妈才知道,原来这家人已经有三个儿子,四个闺女了, 根本不缺儿子。赵家当初的那些遗产, 全都被族人瓜分了。她娘家人闹了一场,才把她的嫁妆抢了回去。可她娘家又没有人愿意抚养虎儿……

    难怪虎儿会过成现在这个样子。

    孙妈妈提出要把虎儿领走的时候,那家人一点都没有舍不得的意思,只是张口跟孙妈妈要钱, 说他们抚养虎儿这些年花了不少银子。

    孙妈妈检查过了, 虎儿虽然瘦弱了些, 但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她想了想,没有交出裴清殊给她的那锭金子, 只是把自己那二两银子的月钱给了他们。她性子良善, 觉得不管怎么说, 他们都给了虎儿一口吃的,没有虐待虎儿。至于说养虎儿花了多少银子……在乡下的开销本就不大,她夫君当年留下的遗产,足够养这么一大家子好几年了,她不欠他们的。

    领走虎儿之后,孙妈妈忽然迷茫了。距离裴清殊开蒙还有半年时间,她还不能带虎儿进宫。

    要是不回宫的话,她现在手里有一个金元宝,自己带着虎儿,做点小买卖不成问题。

    可是,裴清殊该怎么办?他才从冷宫里出来,身边只有她一个熟悉的人,她不能离开裴清殊……

    手心手背都是肉,孙妈妈没有办法,只能领着虎儿回到自己的娘家,求她哥嫂暂时抚养虎儿。

    她哥哥听说孙妈妈从冷宫里放出来了,还住进了淑妃娘娘的寝宫,听了之后倒是有些松动。可她嫂子李氏就没那么好说话了,一直阴阳怪气地说家里没钱,手头紧,养不起虎儿。

    孙妈妈见嫂嫂不乐意,忙把那金元宝拿了出来。

    一个金元宝大约能换六两银子,孙妈妈的哥哥现在给富贵人家做长工,一年所得不过十几两银子。

    像孙家这样的普通人家,平时用的都是铜钱,使银子的时候都不多。冷不丁见到金子,李氏当即双眼发亮,略略思索后便答应下来。

    孙妈妈看着瘦弱的儿子,心疼地拜托哥嫂好好照顾虎儿。再过几个月虎儿也是要入宫的,现在这副模样实在难以见人。哥嫂皆应了,留孙妈妈吃了顿饭,才送她出门。

    临走之前,孙妈妈给虎儿塞了些铜板,让他自己收好了,别委屈自己。

    虎儿几个月大时,孙妈妈便离开了他。对于这个生母,虎儿并没有什么感情,但也并不觉得讨厌。

    见他点头答应了,孙妈妈才含着眼泪走了。

    回到宫中之后,孙妈妈把自己今日的所见所闻挑主要的学给裴清殊听。说着说着,她又忍不住掉下泪来。

    裴清殊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妈妈都是为了我,才会顾不上虎儿哥哥的,这原是我的不是。”

    孙妈妈忙道:“这怎么能怪到殿下头上!原以为我那婆婆就这么一个孙子,定会将他心肝肉似的养着,谁知……唉,造化弄人啊。”

    说起造化弄人,裴清殊也有同感。

    几年之前,他打死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成为皇子,还给人家做了养子。

    现在呢,一切已成既定的事实。既然已经发生的都改变不了了,他只能从现在开始好好奋斗。

    要说他努力的成果,可是说是非常喜人的。不到两个月时间,他的生活就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出了冷宫,俪妃她们也得到了照应,一切都看似在往好的地方发展。

    可是在裴清殊的心里,一直都埋藏着一颗忧虑的种子,那就是有关灭国的事情。

    他刚来时不清楚年份,只知道国号仍旧是大齐,所以他应该是回到了灭国之前。

    后来他以各种方式旁敲侧击,总算从孙妈妈那里得知,今年是延和十二年。

    裴清殊无事时梳理过很多次时间线。裴清殊前世,也就是陆清舒就是延和年间生人。但是对于延和年间发生的事情,裴清殊了解不多。因为陆清舒是延和末年出生的,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大齐就改朝换代了。

    改朝之后的年号是宣德。严格意义上来说,陆清舒是在宣德帝,也就是末代皇帝统治期间长大的。对于那一朝的事情,裴清殊知道的比较多,不过他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裴清殊前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深闺女子,没有什么大的野心。就算现在成了皇子,所希望的也不过是亲人平平安安,自己能够当一个闲王而已。

    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国家不能灭亡。

    以他目前的思维能力,裴清殊觉得改变这一切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让历史的洪流直接从延和朝结束时改变,不让荒淫无道的宣德帝上位。

    他不想让悲剧重演,不想做亡国奴,可他是皇帝幼子,血缘问题还遭到质疑,对政务又一窍不通。现在的他太弱小了,根本都不敢有自己做皇帝的想法。

    不过要是可以的话,裴清殊会竭尽全力,帮助一位贤德的皇兄坐上皇位。

    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小豆丁,就有这种帮人夺嫡的想法,看起来似乎是大言不惭了一点。不过裴清殊思来想去,都觉得自己别无他法。

    要是他不知道灭国的事情也就罢了,安安心心地混吃等死也没什么不好。可是既然知道,就没办法什么都不做,总要努力一把。就算不成,死了也没什么可遗憾的。

    况且他好歹也是个皇子,不是什么没名没分的阿猫阿狗。只要将来努力一些,还是能够争取到一些话语权的吧。

    不说旁的,就拿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来说。淑妃为什么平白无故地对他这么好?裴清殊没有自我感觉良好到觉得淑妃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喜欢他这个人。归根结底,淑妃还是看中了他的皇子身份,想要将来老了有个依靠,令仪有人撑腰,所以才会在他身上投入这么多。

    对于淑妃的计划,裴清殊心中有数。他又不是真的小孩儿了,能看不出来当时玉盘和淑妃一唱一和,都是提前排练好的吗?

    但他当时没有往坏的地方想,只觉得有人帮他关照俪妃她们,是一件值得感激的事情,便顺水推舟,叫了淑妃一声母妃。

    这声母妃叫出来时,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他和俪妃才认识没几天的时候,对着和自己实际年龄差不多的俪妃,不也一样叫了母妃吗?

    为了生存,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而且说句老实话,和俪妃相比,淑妃年纪大些,对他的关心也更多,反倒更像是一个母亲。

    不仅如此,裴清殊看得出来,淑妃对他哭诉的时候,她恐怕也动了真心,不然不会哭的那么自然。

    裴清殊早就想过了。只好淑妃不对俪妃生什么坏心,一直像现在这样对他好,等他长大了,他也会像侍奉亲生母亲一样,好好孝顺淑妃。

    他的出生虽然不幸,但幸运的是遇到了很多贵人。孙妈妈,绿袖,淑妃,这些女人都是他生命中的贵人,哪一个他都不能忘。

    自打裴清殊改口叫了淑妃母妃之后,淑妃脸上的笑容就没停下来过。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用晚膳的时候淑妃就向裴清殊提议,说是后天要带他去荣贵妃那里做客。

    说是做客,说白了淑妃的主要目的就是出去显摆的,毕竟只有出门才能逢人就炫耀自己新得了一大儿子不是。

    对于去宝慈宫做客这件事,裴清殊兴致缺缺。当初在宴会上答应荣贵妃去做客不过是出于礼仪而已,没想到淑妃还真想带他去。

    淑妃看裴清殊没什么表情地答应下来,当他是在嫌弃夹在女人堆里无趣,便用一种哄小孩子的语气说:“放心,后日是你四皇兄生日,你好些兄弟都会去顽的。”

    裴清殊这才来了精神,瞪大了眼睛道:“生辰?母妃怎么不早告诉我呀,我都没准备贺礼啊!”

    “放心,你和令仪的那份,母妃早就帮你们准备好了。而且这次去宝慈宫,咱们只当是平常串门,不要提你四皇兄寿辰的事情。”

    裴清殊不解地眨眨眼:“为什么啊?”

    裴清殊正琢磨着要不要给林氏行个礼的时候,就听孙妈妈笑道:“给恩娘娘请安。”

    裴清殊往门口一看,原来是恩嫔来了。

    说来恩嫔也姓林,是裴清殊生母的族姐。当年这姐妹俩不知道犯了什么事儿,俩人被一块送进了冷宫。

    和他的亲娘小林氏不同的是,恩嫔这个姨母慈眉善目,对裴清殊的态度颇为温和。

    用饭的时候,裴清殊下意识地就坐在了恩嫔的旁边。

    林氏见了,只瞄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恩嫔却是很关心地问他:“殊儿今天自己能走了?”

    见裴清殊点头,恩嫔念了声佛,长长地松了口气:“看来这一遭算是熬过去了。我就说吗,咱们殊儿福大命大,肯定不会有事的。”

    裴清殊朝她微微笑了笑。

    恩嫔高兴坏了,和孙妈妈两个人一起给他喂起饭来。裴清殊空长了两只手,一顿饭下来愣是没用上,全是叫她们喂着吃的。

    吃完饭,净了口,林氏就回自个儿屋里去了。这冷宫里别的不多,屋子倒是不少。除了他们几个之外,就只住着一个得了失心疯的纯妃,住的倒是宽敞。

    见到妹妹离去的背影,恩嫔叹了口气,回过头来看着裴清殊感慨:“苦命的孩子哟……”

    得,又来了。

    裴清殊知道自己挺倒霉的,但也不兴这三个女人见天儿地念叨呀。

    偏生孙妈妈也过来凑热闹:“可不是吗,奴婢刚进宫那会儿,内务司的姑姑带我去穆贵嫔娘娘那儿取经。穆娘娘那十一皇子,只比咱们殿下大了不到一岁,可瞧瞧人家那待遇……光是奶妈就给备了四个,伺候的下人就更不必多说了……奴婢也不求咱们殿下能像其他皇子一样锦衣玉食,可殿下眼瞧着就要五岁了,其他皇子到了这个年纪,可都是要开蒙了。”

    提起开蒙的事儿,恩嫔的脸色又是一黯:“你说这话,正说到我的心坎儿上。我是个罪人,这辈子也就罢了。可惜了殊儿这孩子……他还这么小,难不成就这么一辈子在这冷宫里熬着?”

    孙妈妈瞧了裴清殊一眼,低声道:“今儿个日头没那么大了,恩娘娘可要出去走走?”

    这是不想让裴清殊听到的意思了。

    恩嫔会意,扶着孙妈妈的手出去了。裴清殊一脸郁闷地看着她们的背影——其实他很想加入她们的八卦,可他现在只是一个四岁多的孩子。加上过去的裴清殊这个“不怎么爱说话”的标签在,要是他贸然挤进她们的谈话,很有可能会被人怀疑。

    绿袖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她已经习惯自家殿下跟个小老头似的整日发呆了。收拾好碗筷后,她就过来问裴清殊可要躺下。

    裴清殊拒绝了:“绿袖姐姐,我想出去走走。”

    每回说话的时候,裴清殊就觉得自己变成一个小男孩比直接变成一个成年男子要好的多了。起码现在他的男性特征还不是特别明显,说话时的声音还是软软的小奶音,他自己听起来也不会太过难受。

    绿袖听了,有些为难地看着他:“殿下才刚能下地走呢,还是别去外头了,仔细吹了风,又着凉了。”

    裴清殊知道,先前为了给他治病,这几个女人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所以绿袖会这么说,他并不觉得意外,反而很能理解。他只是不知道自己除了在屋里发呆,还能做些什么。

    许是看出了裴清殊的心思,绿袖笑着问道:“殿下可是觉得无聊了?不如奴婢陪您翻花绳吧!”

    在裴清殊还是陆清舒的时候,她也曾和闺中的小姐妹一起翻过花绳。

    只是现在……

    他有点别扭地说:“我又不是女孩子。”

    绿袖笑了笑,很想大不敬地捏一捏他们家殿下的小脸儿:“殿下放心,这里没有外人,奴婢不会说出去的。”

    裴清殊心道,你想往外说,倒是得有人听啊!他们被关在这里,除了送饭的太监,根本见不到什么外人。

    他在空荡荡的屋子里环视了一圈,实在找不到什么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只得接受了绿袖的提议。

    冷宫里一日只有两餐,他们上午那顿用的早,再吃就是傍晚的时候了。绿袖陪裴清殊玩儿了一会儿,等孙妈妈和恩嫔聊完天回来,就要哄裴清殊睡午觉。

    裴清殊热得不想盖被子,和孙妈妈拉锯了好一会儿。最后双方终于达成协议,只盖肚子,以免着凉。

    裴清殊现在已经摸清楚了一个规律。每回他睡着之后,孙妈妈都会和绿袖聊天。这个时候,就是他了解自己处境的好机会。

    今日孙妈妈八卦的重点,自然是上午她和恩嫔商议的“大计”。

    听了孙妈妈的计划之后,裴清殊大吃一惊,脸上差点没绷住,险些暴露他装睡偷听的事实。

    ——孙妈妈竟然想把他送给别的妃子养!

    绿袖一听,反应也很激烈:“这,这怎么成呢?殿下可是俪妃娘娘的亲骨肉啊!”

    “殿下是我帮着接生的,这我能不知道吗?可是……俪妃娘娘惹恼了陛下,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出去。不给殿下找个养母,难不成就让殿下这么一直在冷宫里头熬着?”

    绿袖沉默了一会儿,为难道:“您说的也有道理……不管俪妃娘娘犯了什么错,十二殿下总归是无辜的。只是俪妃娘娘……能同意吗?”

    孙妈妈微微蹙眉着说:“我这心里头也没底,所以才先跟恩嫔娘娘提了一嘴。恩嫔娘娘好歹是俪妃娘娘的堂姐,她的话,总比咱们做下人的分量重些。”

    绿袖点点头,半晌无话。

    屋里没了说话的声音,裴清殊很快就睡熟了。

    等他歇了午觉起来,闲着无事,便只着里衣,在屋内走了一圈。

    屋里头空荡荡的,除了破旧的家具,连个小孩子能玩儿的玩具都没有。

    这样的环境别说大人了,就是小孩儿也会憋疯的。

    裴清殊郁闷地坐了半下午,总算等到绿袖提了晚膳回来,和孙妈妈一起摆饭。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