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皇子奋斗日常 > 83.公孙公子

83.公孙公子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订阅超过60%可以立马查看最新更新, 否则需要等待24小时。  虽说现在诸位皇子还没有封王, 理论上来说大家都是平起平坐。但作为唯一的嫡子, 还是太子的大热人选, 三皇子总归要受些优待。见他进来,皇子们纷纷起身迎了过去,与三皇子见礼。和裴清殊刚才进来时的境况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裴清殊对这位三皇子并没有什么兴趣,他的注意力, 不自觉地被三皇子身后那个半大的男孩儿所吸引了。

    因为那个人, 竟然长得与七皇子一模一样!

    “别看了, 那是我的双胞弟弟, 你八皇兄。”七皇子站在一旁,没精打采地解释道。

    裴清殊忍不住感慨:“哇,好厉害哦,竟然是孪生兄弟!”

    “有什么厉害的, 我这个弟弟……不提也罢。”

    七皇子话说到一半, 还没来得及解释具体是怎么回事呢,就见门口来了一个身着总管服饰的太监,正是皇帝身边的禄康安。

    “陛下叫奴才来, 请诸位皇子殿下移步。”

    众皇子听了,连忙按照排行站好,一字排开。裴清殊虽舍不得四皇子和七皇子, 却也只得乖乖地走到了十一皇子身后。

    裴清殊一路跟着诸位皇兄, 来到了皇帝所在的福宁殿。

    福宁殿的门槛有些高, 他正愁着自己现在这小短腿该怎么跨过去还不失礼呢,就觉腰上一紧,有一个太监把他抱了过去。

    裴清殊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那人一眼,本以为只是个寻常的小太监,结果这一眼望过去,差点把他的心脏吓出来。

    因为他发现,抱他的那个人,竟然是大内总管禄康安禄公公!

    禄康安可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啊!他听淑妃提起过,说是禄康安在宫中地位很高,就连淑妃在禄康安面前也得客客气气的。

    裴清殊想不明白,这位大总管怎么会“纡尊降贵”,亲自抱自己一个不得宠的小皇子呢!

    禄康安见他好奇又意外地瞅着自己,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和煦地一笑。

    裴清殊身后,定妃所出的十三皇子年纪更小,禄康安却没有再抱,只是站在一旁看着。

    裴清殊余惊未定,不过时间有限,他只能朝禄康安说了句“谢谢”,便继续往内殿走去。

    随着大流拜见了皇帝之后,皇帝也没有废话,叫他们起身之后,便直接宣布出发。

    皇帝的銮驾本就会有众多宫人跟着,现在再加上他们十几个皇子和一些宗室子弟,队伍浩浩荡荡,颇为壮观。

    宫道早已被清得一干二净,话本中那些皇帝在路边偶遇貌美妃嫔的故事,发生概率几乎为零。

    为表对祖先的敬意,包括皇帝本人在内,所有人都是步行,只有裴清殊和十三皇子这两个小不点例外,可以叫太监抱着。

    不过小德子才十二三,裴清殊不忍心让他一路抱着自己,就说要自己走。这会儿他才发觉,平时锻炼身体有多重要。乾元殿到奉先殿大概小半个时辰的路程,说来也不算太远。可是走到半路的时候,他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

    好在皇帝身体看来也不咋样,估计平时不用自己走路,都是叫人抬着的。这会儿不过走了两刻钟的功夫,头上就开始冒虚汗,步伐也逐渐慢了下来。禄康安见了,在问过皇帝的意见之后,让大家原地修整一下。跟在后面的太监们听了,赶紧过来给自家主子擦汗捶腿。

    小德子见裴清殊走得小脸儿泛红,着急地说:“殿下,您就让奴才抱您吧!奴才一点儿都不累!”

    裴清殊看了眼只比他大半岁的十一皇子,有点倔强地摇了摇头:“十一皇兄都是自己走的。”

    “你身子弱,还是让人抱着吧。”

    裴清殊一怔。

    这个声音是……

    “父、父皇。”裴清殊一抬头,就见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不知何时走到了自己面前。

    皇帝和善地说:“夏初的时候不是大病了一场么?别逞强,身子要紧。你年纪小,祖先不会怪你的,有这份儿心就成了。”

    裴清殊连忙答应:“父皇说的是,儿臣明白了。”

    皇帝和他说过话之后,队伍很快再次出发。裴清殊本想着今天要辛苦一下小德子了,没想到皇帝竟然指了一个御前的太监来,专门抱他。那太监看起来孔武有力,正值壮年。裴清殊见了没什么心理压力,就直接叫他抱了。

    队伍的最前端,禄康安错皇帝半步,紧紧跟在皇帝身后。

    “唉,养母到底还是养母,考虑的不够周到。殊儿还这么小,身边合该有几个年纪大点儿的太监随时抱他。”

    禄康安听了,眼珠子一转,低声道:“皇上,容奴才多嘴,奴才觉着这也不能全怪淑妃娘娘粗心。这宫里的太监,奴才再晓得不过了,惯来是捧高踩低的。这十二殿下刚从冷宫里放出来,又不是淑妃娘娘的亲子,只怕年纪大些的太监心思活络,十二殿下也管不住呀。”

    “这倒也是。”皇帝略一思索,道:“如此,便把现在正背着殊儿的那个赏给他吧。你亲自教出来的人,总该有分寸了吧。”

    禄康安忙道:“皇上放心。”

    不知是因为人小,还是见识还不够广,裴清殊觉得奉先殿比他想象中的要大一些。

    当他跪在像座小山一样高、黑压压的牌位前头时,裴清殊心里忽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好像他本来就该是大齐的十二皇子、正在祭拜的这些人就是他真正的祖先一样。

    前世种种,仿佛红尘一梦,反倒显得不那么真切了。

    冗长的祭祀典礼结束之后,裴清殊他们终于可以乘坐肩舆,让人抬着来到集英殿赴宴。

    宴会上,众皇子按照年龄被分成了两桌,裴清殊自然是在小的那一桌。让他高兴的是,七皇子也被分在了他这一边。

    七皇子没有按照排行和他的孪生兄弟坐在一起,而是把裴清殊拉在了自己身边,两人时不时交谈上几句。

    一旁的九皇子见了,忍不住刺道:“七皇兄还真是会见风使舵,父皇不就和他多说了两句话么,这就开始和人家套上近乎了。”

    七皇子是个性情中人,闻言当即怒从中来。谁知还不等七皇子还口,八皇子就抢先道:“九弟,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七哥哪里是那种人。”

    七皇子瞪了八皇子一眼,没说什么。可裴清殊分明看出来,七皇子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

    怎么回事?明明八皇子是在帮他说话呀,为什么他还不高兴?

    裴清殊有些疑惑,不过也没太往心里去。美食在前,空了一上午的肚子不容他胡思乱想。

    裴清殊这顿吃了不少,等他把肚子填的饱饱的之后,酒席也差不多要散了。毕竟今天是传说中的“鬼节”,大家用不着互相寒暄或者敬酒,吃完了就可以回去休息。回去之后,他们还得抓紧时间睡个午觉,再换身衣服。因为晚上他们还要去烧纸钱,需要充足的体力。

    从集英殿里出来之后,裴清殊正准备坐上小辇的时候,七皇子忽然过来叫住了他。

    裴清殊还没问什么呢,七皇子就先憋不住了,主动对他说:“我和八弟不对付,所以刚才才摆了脸子,十二弟别往心里去。”

    裴清殊点点头,他不傻,看得出来这对亲兄弟不和。不过他和七皇子虽然合得来,却还不够熟络,七皇子不说,裴清殊也不好问。

    “我们俩不是一路人。”七皇子抓了抓脑袋,有点不知道怎么说的样子,“他总跟我说三皇兄是嫡出,将来肯定能当上太子,让我也像他一样天天跟在三皇兄后头阿谀奉承,可我就是做不到……”

    原来是这样。

    裴清殊全都明白了。

    不过,并不觉得奇怪。

    龙生九子,尚且各有不同,更何况他们这位多情的父皇,还生了十三个儿子呢。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和选择,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裴清殊笑了笑,一派天真地说:“没关系的七皇兄,我也是你的弟弟啊。以后咱们俩一块玩儿。”

    “嗯!”七皇子似是被他的笑容所感染,振奋起精神,笑着点了点头。

    回到琼华宫之后,裴清殊累的倒头就睡。一直睡到傍晚,他才恋恋不舍地从床上爬起来。

    换了身素色袍子之后,裴清殊和淑妃一起出发,去往点犀湖。

    按说中元节是应该在河边烧纸的,不过后宫里头没有河,后妃女眷又不方便外出,只得用这点犀湖凑合一下。

    点犀湖是宫中第一大湖,名字取自诗句“心有灵犀一点通”,据说是大齐某一代的皇帝亲自所取。

    湖的面积很大,起码在夜里看来,湖面波光粼粼,一眼竟望不到尽头,与夜色融为一体了。

    孙妈妈不住地嘱咐着:“要是奴婢不在您身边,殿下可千万别离水面太近了。万一一个不小心,掉进湖里头去,奴婢这条老命可就要保不住啦!”

    裴清殊一脸无奈:“好端端的,妈妈又说什么呢。”

    孙妈妈什么都好,就是人太唠叨了。

    孙妈妈吓唬他说:“殿下可别不当回事,今儿个是七月十五,地狱里的恶鬼全都爬出来了,要抓小孩子回去下油锅的。”

    裴清殊的嘴角抽了抽——看来孙妈妈的缺点里头,还得再加上一条太过迷信!

    俪妃立即停止了话头,用沉静的目光看向裴清殊,看得他后背一凉。

    “你怎么过来了?还不快回去。”

    面对威严中透着一丝冷漠的母亲,裴清殊双腿发软,明明想要往回走,却怎么都迈不动步子。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冒出来的勇气,竟然开口说:“我想和母妃睡。”

    今天要是不把她们的话听全了,裴清殊非得失眠不可。

    好在俪妃闻言只是一怔,并没有立即拒绝。

    恩嫔见了,连忙将裴清殊拉了进来。

    “姐姐!”俪妃皱眉。

    恩嫔知道俪妃性子孤高冷傲,最不喜欢别人替她做主。可她觉得俪妃之所以不肯想办法帮裴清殊离开冷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对这个儿子的感情淡薄。要是母子二人多相处一阵子的话,保不齐俪妃就会心软了。所以裴清殊要留下,恩嫔简直求之不得。

    “殊儿这么小,病还没好全呢,妹妹忍心拒绝他吗?”

    俪妃看了看裴清殊仍然有些苍白的小脸儿,长长地叹了口气:“罢了。”

    这就是同意了的意思了。

    恩嫔大喜,连忙叫绿袖和孙妈妈过来帮忙。三人合力把裴清殊洗的香喷喷的,送到铺好的床上。

    这般忙活了一阵之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为了偷听,明明毫无困意的裴清殊熟练地启动装睡大法。

    看着在床上缩成一团的小儿子,俪妃心中一软,对恩嫔低声道:“姐姐,送殊儿出去这话,以后就不要再提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我和殊儿同食,就是怕他会在饭菜中下毒……”

    恩嫔沉默,隔了好久才说:“是我对不住你们母子。当年陛下那么宠爱你,若不是为了我……你和殊儿也不会沦落至此。”

    俪妃淡淡地说:“姐姐说这话就见外了。你我都姓林,你出了事,林家也脱不了干系。我帮你,就等于帮自己。”

    “可是殊儿是无辜的呀!妹妹你不知道,自打殊儿落地之后,我每一天都在后悔,当年为什么要同意你帮我顶罪?不如就让皇上把我杀了,一了百了,也省得拖累你们。”

    “这又是何必呢。姐姐也说了,那人对我有几分宠爱。若犯错的是我,他总不会杀了我。这样既能救了姐姐性命,又能还我清净,岂不是两全其美。”

    恩嫔说着说着,竟然掉起了眼泪:“可与表哥有私情的明明是我,妹妹你是清白的呀……就算你不想与陛下亲近,可殊儿的的确确是陛下的亲骨肉,如今却叫陛下误会……这可如何是好!”

    裴清殊刚开始还听得云里雾里的,后来他结合俪妃和恩嫔的话,在自己的脑补下,大致猜出了林氏姐妹俩被打入冷宫的原因。

    若要完整地还原事情的真相,还得从六年前说起。

    延和六年的春天,恩嫔选秀入宫。根据大齐制度,凡是六品以上官员所在的家族,都要送一个女孩儿入宫选秀,林家报的就是恩嫔的名字。

    恩嫔与她表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本是不愿意进宫的。可她性格温顺,从来不敢违逆父母的意愿。即使心不甘情不愿,还是入宫做了皇帝的女人。

    恩嫔能够被选中、册封,说明她还是有些姿色的。只可惜在后宫这样的地方,从来都不缺美人,尤其是恩嫔这样端庄秀丽,却又没什么特点的美人。

    风流成性的皇帝很快就把她忘到了一边。

    直到有一天,皇帝散步时路过恩嫔的寝宫,去她屋里歇脚,正巧遇到恩嫔在看书。

    让皇帝奇怪的是,恩嫔一见他进来,就把手里的书往身后藏。

    她不藏还好,这一藏,皇帝就忍不住开始好奇。

    他硬是要看,恩嫔哪里拗得过他。才将手里的书递出去,恩嫔就跪在地上请罪了。

    让她没想到的是,皇帝不仅没有发怒,反而看得津津有味。恩嫔的腿都跪麻了,皇帝才想起她来,连忙让她起来。

    “没想到你看着老实,还喜欢看这种书,怪有意思的。”

    恩嫔知道,身为后妃还看这种话本小说,于礼法不合。她哪敢起来,只是跪在地上一个劲地磕头:”皇上恕罪,妾身再也不敢了……”

    皇帝听了只觉得无趣,摆摆手,将那本书递给身边的总管太监。

    “这是做什么,朕又没有怪罪你的意思。放心,朕不会告诉其他人的。不过这本书朕瞧着有趣,没收了。”

    恩嫔哪敢说个不字,连忙磕头谢恩。

    她本以为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没想到皇帝竟然看上了瘾,成了那话本作者的书迷,跑到宫外发行这本书的晋江书社去疯狂地打赏作者。

    成了书迷不算吧,他还非要打听作者本人的情况,这可叫恩嫔为难极了。

    不说吧,是犯了欺君之罪。说吧……

    她堂妹的闺誉可就要毁了。

    就在恩嫔纠结不已的时候,神通广大的皇帝,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得知了作者的真实身份。

    原来那个笔名为恨月的作者是个女子,也就是恩嫔的堂妹林氏,如今的俪妃。

    得知林氏的身份之后,皇帝二话不说,一道圣旨把人接进了宫。

    皇帝原本想着,这么有才的姑娘,长得肯定不咋地。他只是想见见作者本人,求个签名,或是请她透露透露下文。

    没想到见到林氏的第一眼,皇帝便愣住了。

    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他当时的心情——惊为天人。
document.write ('');